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0085浏览2590883本站已运行4211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黄到让你下面流水的故事

她双手紧紧环抱着赫筠深,将他当成了纾解燥热的冰块。

他强忍着窜上来的火热,拿起摆放在一侧的手机,直接拨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赫总。”手机那头,伍扬恭敬的话语声响起。

赫筠深神经紧绷着,此时安颜的一举一动都在撩拨着他最敏感的神经。

在慕安颜这儿,他从没有自制力可言,三年前没有,三年后依然没有,能够忍到现在,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给我去查那碗早生贵子汤!”赫筠深咬着牙,额头上沁出薄薄的汗珠。

安颜一直不安分的在他怀里磨蹭着……

“是,赫总。”伍扬立即应声,“赫总,您这是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需要属下过来吗?”

“滚!”赫筠深冷冷的道出一个字,愤怒的将手机朝着一侧的墙壁丢去……

“砰”一声响,手机砸中了琉璃砖掉落在了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赫筠深望着紧抱着他的安颜,伸手就将她摁在了池壁上!

“这是你自找的!”那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邪气,魅惑人心的话语仿佛将安颜的理智稍稍拉回了一些。

她的眸子依然充斥着水雾,迷离到了极点。

“不要……”

也不知道是赫筠深方才那话起了作用,还是这冰凉刺骨的水让她微微恢复了些许理智,此时的安颜正用着仅有的力气推搡着赫筠深的胸膛。

她根本使不上什么力道,这样的推搡倒是颇有一些欲拒还迎的的意思。

“不可以……不要……”安颜又一次极为吃力的出声。

赫筠深冷冷的扬唇,伸手就以指腹捏住了她的下颚,被她撩拨起来的热火,燃烧的越发剧烈起来。

“慕安颜,你没有资格拒绝我!”他加深了嘴角的笑,这笑邪佞至极,让人忍不住打怵。

“不……”安颜情绪强烈的出声,可是小嘴却已经被他性感的薄唇彻底缄封住了,“唔……”

当唇与唇紧密贴合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就彻底爆发了。

只听见“撕拉”一声响,那浸湿了的衬衫顿时被撕了个四分五裂……

那一瞬间,剧烈的疼痛感仿佛让她整个人都被侵蚀了。

安颜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紧,痛的紧咬着下唇,她的小手紧紧握着赫筠深的双臂。

她就像是猎物,终究是难逃虎口。

浴缸内冰凉的水花溅起,浴室内的雾气氤氲而起……

当浴室变得沉静,安颜的理智稍稍重回了一些,望着眼前这张邪肆低头就狠狠咬住了他的肩膀。

咬痕,很深很深。

她甚至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赫筠深却是不以为意,环抱着她细弱无力的腰肢,那勾人心魄的嗓音响起:“急着在我身上留下痕迹?”

安颜没有力气,不得不松开咬着他肩膀的小嘴。

 文学

身上的燥热些许减退一些,她的小嘴含含糊糊的出声道:“混蛋……”

“呵。”赫筠深又是一声轻笑,“上面咬了,下面要不要也咬一口嗯?”

“……”安颜的双颊本就红的厉害,好不容易潮红褪去,眼下又是一下子红了起来。

那娇艳欲滴的红润,宛如含苞待放的玫瑰,足以让人目眩神迷。

赫筠深一把将安颜从浴缸内抱了出来,抓过一侧的毛毯直接盖在了她的身上,他迈开长腿抱着她走出了浴室。

药性反复,安颜的身子又一次变得滚烫起来。

她的理智又一次开始被渐渐抽离,她紧紧握着赫筠深的手臂,修剪漂亮的指甲嵌入了他强健的手臂。

“难受……好热……”安颜再一次贴上了赫筠深……

看着她如此迷糊的模样,赫筠深不悦,眉峰微拧,直接将她压入了天鹅绒的床铺之中……

“看着我!”他性感的嗓音沙哑至极,那双利眸迸发着不一样的烈火。

安颜听着他不容置喙的命令,微微睁开眸子,很是吃力的看着他。

“说,睡你的人是谁!”

安颜紧咬着下唇,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可是药效如狼似虎的吞噬着她,现在的她根本连考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顺着本能,出声道:“赫,赫筠深……”

“慕安颜,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一切再次爆发,暧昧旖旎,一室春光久久不曾散去……

一直等到天边泛起鱼肚白,这场暧昧的战役也未曾结束……

一直等到天明,一切才彻底停歇下来,她白皙的美背上布满星星点点的红莓印,脸颊上的潮红已经褪去,她体力不支沉沉的睡着。

赫筠深望着安颜恬静的睡颜,略有些狂躁,他直接将左耳上的耳钉摘了下来,这一次戴在了安颜的右耳上,只听见“嗒”一声响,耳钉彻底锁死。

即便是灯光昏暗,耳钉依然散发着耀阳的光芒。

透过光亮,可以看见耳钻内有MAY的字样。

这耳钉就像是她那样,独一无二。

“慕安颜,这一次哪怕死,我都不会给你摘下。”

赫筠深穿上一侧黑色睡袍,简单系上腰间的袋子,那随意慵懒的模样也彰显着一种狂野的俊美,人人都说赫筠深的这张脸应该是上苍最满意的作品。

他迈开长腿直接进入了与这间套房相连的卧室。

这是“皇家号”上他办公的地方,此时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站在了办公桌前。

看到赫筠深后,伍扬立即朝着他鞠了一躬。

“赫总。”

“查清楚了么?”

“是的。”伍扬立即点头,“已经查清楚了,这碗早生贵子汤是就游轮厨房里的厨师做的,我已经验过了厨房里剩下的早生贵子汤,没有任何问题,后来一番盘问下,厨师说在他煮汤的时候,二少来过!那个时候游轮还没起航,二少说肚子有点饿,正好路过游轮上来觅食……”

“赫玺久。”赫筠深缓缓道出这三个字,他低沉可怖的嗓音几乎要将这三个字彻底撕碎,就连他的眸中都迸发着极为可怕的怒火。

“是的,赫总,是二少。”

众所周知,赫筠深有一个玩世不恭的弟弟,赫玺久花名在外,整天吊儿郎当的不做正事。

伍扬抬头打算询问接下来要怎么做的时候,他看到赫筠深的表情,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不禁暗自腹诽着:二少爷这下华丽丽的遭殃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赫总,接下来要怎么做?”

赫筠深的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想起刚才安颜难受、痛苦的样子,他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敢给他女人下药?赫玺久,你真是不想活了!

“停他银行卡,停他女人,把他绑起来灌药!”

伍扬听到赫筠深这极为可怕的话语,吓得一哆嗦,“是,赫总!”

接到命令之后,伍扬恭敬的朝着赫筠深鞠了一躬,随后转身离开。

赫筠深脸色冷沉,阴暗可怕。

“除了我,谁敢动她都是死路一条!”

……

一夜疯狂,等到安颜醒来已经是隔天中午左右了。

她睁开惺忪的睡眸,整个人困乏至极,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她没有感觉晃动感,揉了揉睡眸望向四周,看到的却是更加陌生的环境。

这卧室比游轮上的更大,全部都是以深色作为主色调,大气沉稳、没有一点跳跃色彩,那窗帘绣着金线,是整个房间唯一的点缀。

这里是哪里?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颜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混沌,她不停的仔细回想着。

昨晚她应该是在浴室里给赫筠深脱衣服……后来她觉得浑身燥热不堪,再然后!

安颜惊呆了,她低头望向自己,浑身上下全然都是昨夜疯魔留下来的印记。

她瞪圆了眸子,错愕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和赫筠深昨晚发生了几次?一点印象都没有,但她浑身痛的宛如被车碾压过……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双开门的房门被轻轻的推开。

安颜迅速抓起一侧的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住。

“慕小姐,您醒了啊,睡得还好吗?”

“你是?”安颜望着眼前这个身穿佣人服的女人,年纪大约在四五十岁的样子。

“慕小姐不认得我了?”

安颜摇头,“我们见过吗?”

“也,也是,这都三年过去了,慕小姐忘记我也是人之常情,慕小姐喊我徐婶就行,我是这里的佣人。”徐婶望着安颜露出了微笑,“慕小姐,欢迎你回来。”

回来?她以前来过这里吗?

又和三年前有关?

安颜再次环顾了四周,而后出声询问着徐婶,道:“这里……是哪里?”

徐婶一愣,有些诧异的望着安颜,“慕小姐连这里也不认识了?这里是景江市景观最好的地段,我这样说,慕小姐应该知道是哪里了吧?”

“景江山?”

徐婶看着安颜如此惊诧的样子,捂嘴笑了笑,“是的,慕小姐,这里是景江山,这里也是少爷的住所。”

安颜之前听说过,赫筠深独占景江山,坐拥整个半山,那宛如城堡的别墅就建造在这景江山上,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蜿蜒的山路可以通行。

“徐婶,能不能请你帮我把窗帘拉开?”


赞一下
上一篇: 荡乳情欲小说,最爽的乱系列小说全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