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0933浏览2604324本站已运行4220

女子张腿男子桶肌肌,黑粗大硬长爽 猛视频

姑娘……让碧芙再伺候您一次吧。”

碧芙提了热水伺候残月沐浴。看到残月白皙皮肤上刺目的淤青,她心疼得又落下泪来。“碧芙看得出皇上对姑娘有心,为何还这般不疼惜姑娘?”

残月的心猛然一痛,继而自嘲一笑,“他要的……不过是一夜欢愉。”

“皇上为了姑娘,可是……”

“你该出宫了!”残月披上薄衫,胸前娇艳的牡丹刺青,在薄衫下若隐若现。

碧芙低着头,从自己的柜子里取出一个锦盒,交到残月手中。打开锦盒那一瞬间,残月好不容易冰封的心出现一道裂痕。

是九龙戏珠龙袍碎片。

上面的血迹,是李公公和她的……处子血。

“那日姑娘服毒后,皇上抱姑娘离开,我便收起这些碎片。”

“缝了三个月才缝好,手都痛得伸不开了。”残月惨淡一笑,赶紧阖上锦盒,丢到柜子的最深处。

若再看,封闭的心,会再度因缝制龙袍时的痴情而复苏。

 文学

“姑娘为何不告诉皇上,这龙袍是……”

“闭嘴!”残月愤怒的声音,吓得碧芙浑身一紧。

寒刃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还是留下碧芙吧。”当下整个皇宫,真心实意照顾残月的,只有碧芙。

残月瞪向寒刃,一把抽出匕首,“赶紧滚,别再在我眼前出现!”

“主人的命令我不能不从,昨晚……我也不想用剑指着碧芙!”寒刃沉声解释。

“你就是他养的狗!”残月犀利的言词毫不留情,伤得寒刃的心鲜血淋漓。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寒刃空洞的眼眸竟盈上一层清浅的水色。当年,她也是这般骂他。

“滚!”残月怒吼。想到昨晚不得不承欢在云离落身下,心中憋闷的怨恨统统算到寒刃头上,直接出招刺向寒刃。

“我只是……”寒刃不躲,声音因心痛而凝住。

“姑娘,不要。”碧芙居然挡在寒刃身前。

残月一惊,赶紧收手,力道反噬,喉口漾起些许腥甜,被她吞下。

“你帮他!”残月瞪向碧芙。碧芙和寒刃只见过两面。

“姑娘说过,再也不杀人了。”碧芙的口吻显得有些吞吐。

残月一把关上门,阻住寒刃那张痛彻心扉的俊脸。门外,寒刃望着紧闭的房门,呢喃一声,漠然离去。

“我只是……想对你好。”

碧芙临走前,残月只说了一句狠绝无情的话。“你若敢回来,我就杀了你。”

看着碧芙静默离去的背影,残月绝美的容颜上,悄然滑落两行清泪……

去年云意轩出宫祭祖,委任云离落监国。她为见云离落一面,寒冬腊月天未亮等在宫门口。远远看到他入宫早朝,对她点头笑笑。就因这一笑,她高兴得在雪地里奔跑,出了汗,染了风寒,不敢被人知道,未宣太医,烧了三天三夜,是碧芙不眠不休照顾她……

碧芙走后,云离落派来莲波看守残月。莲波是他的贴身侍婢,是个不会犯错,即便犯错也不会被云离落惩罚的人物。还在宁瑞王府时,地位仅次云离落,连他的侧妃侍妾都敬畏莲波几分。

听人说,莲波曾是他母妃宫里的人。

两人一见面,冷眼相对都没好脸色。残月刚到宁瑞王府时,骄纵任性,自持公主身份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莲波曾给过她两巴掌。她从人间炼狱习武回来,几次想报当年掴脸之仇,怎奈莲波的武功与她不相上下,两人谁也伤不了谁。

莲波不会伺候残月,残月也使唤不起莲波。

洗衣做饭,残月悉数自己来做,人间炼狱那种艰苦到不能再艰苦的生活,她都能熬过来,当下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这些日子云离落一直没来,残月也乐得清闲。只是每到午夜梦回,看到空寂的房间,总是不免叹息。

不知是叹曾经夜里给她掖被备茶的云意轩,还是在叹空荡憋闷的寂寞。许是这两年已习惯枕边有伴,虽不是息息相念的那个人,心里总踏实些。

不知……云意轩现在如何了,应该很恨她吧。

最后能为他做的,只能盼他一辈子别被云离落找到。虽失去皇位,至少还活着。

清晨,残月坐在窗前,看着开得灿烂的梨花,碧蓝的天空有鸟儿啾啾飞过。风寂寂吹过,雪白的梨花似雪般飘落,清香四溢。

院门外传来争吵声,残月淡淡笑开,凄然如花。要来的,终究会来。

“皇上有命,任何人不得入梨园。”是守门侍卫的声音。

“你们这帮狗奴才,连太后娘娘的懿旨也敢忤逆!”林嫣若尖声怒喝。

不消刻,紧闭的院门被人一脚踹开,一身华贵的林嫣若率先进门,随后一帮宫女内监浩浩荡荡涌进院子。林嫣若以帮太后娘娘找猫的名义,搜遍整个皇宫,终于在梨园找到了她恨之入骨的残月。

“如今,你贱为宫奴,我贵为贵妃娘娘,风水轮流转,该轮到你给本宫下跪了!”林嫣若娇美的眸子迸出憎恨的寒光,笑靥狰狞。

残月傲视于她,有人围上来,强迫残月跪下。本想用武对付,怎奈胸口涨痛难耐。毒未解,她还不能运功。

“就是这味道,淡淡的梨花香,与皇上身上是一个味儿。”林嫣若靠近残月,深嗅一口残月身上的香气,美艳的眸恨得血红。

林嫣若身上浓郁的胭脂味,呛得残月咳嗽起来,林嫣若笑得花枝乱颤,发上珠钗环佩叮咚。“瞧瞧,出身青楼的贱蹄子,居然矜贵得闻不得胭脂味呢!先皇曾为她下令,全宫上下,所有女人不得用胭脂,就是为了她这张迷惑众生的脸,还有她放荡的身子。”接着狠声命道,“贞刑伺候!”

残月倒抽一口冷气,面上的淡静悉数破碎…

“贞刑伺候!”

林嫣若一甩水袖,傲然立在残月面前。

橙黄色的华丽宫装,金灿灿的牡丹刺绣,奢华雍容,张扬地宣示,她才是后宫之主,任何人在她面前都得奴颜婢膝,俯首称诺。

残月挣扎,却拗不过众多体力壮健的宫女太监,被死死按在行“贞刑”特制的椅子上。

林嫣若见残月如此狼狈,解恨地大笑起来。

“你不是宠惯六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权术残害忠良么?不是风靡一时不论文武百官还是后宫嫔妃,都以你马首是瞻,巴巴殷勤讨好的月贵妃么?如此厉害的人儿,现在怎连自己都救不了?”

残月抓紧双拳,死咬嘴唇。

做了这么多,到底为了谁?帮他荣登大宝,坐拥江山,到头来,落个千夫所指万民唾骂的境地。

不但成了他的踏脚石,还被囚禁梨园,终日只有那一块方方正正的天空,两棵将要落败的梨花树陪着她。

林嫣若纤白的柔荑划过残月吹弹可破的脸颊。

“青楼名妓……果然骚媚入骨。”

“先皇临幸她,都没落红。不知她淫贱的身子,先前被多少男人用过。”春水鄙夷地唾弃一口。

“哼,皇上也不嫌脏。身上还沾了这贱人的梨花香,讨人厌的香。”林嫣若的手指徒然用力。残月只觉脸颊刺痛,随即有温热的液体涌出。

残月突然笑起来,苍白的脸颊上,刺目的殷红血痕,格外妖冶刺目。这脸……毁了也好。

“你笑什么!”林嫣若一把拧住残月的衣领,美目似剑。

残月端端地看着她,淡淡的声音,气得林嫣若几近疯狂。

“我笑,堂堂云国第一美人,一品宰相的千金,先皇四妃之首的贤妃娘娘林嫣若,居然败在我这个青楼名妓之下。不但独占先皇,让你独守空闺两年,当今皇上在封你为皇贵妃的前一晚还与我巫山云雨浓情蜜意……”

“啪”地一声,一记狠历的耳掴子,打得残月眼前一黑,唇角沁出血来。

“给本宫杀了这个贱人!”

“娘娘……”春水靠近林嫣若耳边,小声说,“杀不得。娘娘当下虽圣宠正隆,可不得皇上同意,私下处决她,恐惹圣颜不悦。”

林嫣若强忍愤怒,心下掂量一番,咬牙切齿瞪向残月,“身败名裂的贱奴,看你还怎么跟本宫争!还不行刑!让她一辈子都伺候不了男人!”

两个手法熟稔的老嬷嬷一把扯掉残月的亵裤,分开她白皙的双腿,看到穿线的锋利绣花针,残月的冷静终土崩瓦解,不住摇头。

“不!不要……”她不怕痛,只是“贞刑”的耻辱,让她如何承受?不如给她一剑,来得安逸痛快。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浪妇教师杨雪[完]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