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967浏览2883895本站已运行4415

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韩梅能够站起来了,可以说,这惊动了医院高层和所有的专家。

因为按照当初韩梅的伤势来看,就算手术完美到毫无瑕疵,后期至少也需要两个月的康复期才能站起来。

但现在韩梅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怎能不让人震惊?

当下医院就给韩雪做了全身检查,随后震惊的发现,她的恢复比之理想中的还要好。

可以说,如果仅仅看现在的检查报告,根本就无法相信韩梅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

随后,医院就韩梅的状况专门组织了一次专家会议。

当得知韩梅的手术是林若风做的是,所有人都非常震惊。

当天下午,院长就找到了林若风,直截了当的提出想让林若风留在医院工作,以林若风的手术水平绝对能让医院的整体实力都提升一个台阶,不过却被林若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因为韩梅的伤势已经恢复,所以第二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随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下午三点,终于回到了被大山包围的小林村。

“啊!大牛媳妇回来了。”

很快,韩梅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小林村的每一个角落,很多乡里乡亲的都来看望韩梅。

一直到傍晚时分,来看望韩梅的乡亲们才纷纷离去。

林若风将从好兄弟王大壮的媳妇叶柔水那里拿来的五千块钱和拖拉机送去后,再次回到家。

望着因为母亲重伤而一贫如洗的家,林若风紧紧的握着拳头,现在他回来了,他自然不会让这个家再贫困下去。

林若风脑中有神秘传承,想要赚钱,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思考了许久,林若风最终将目标定格在乳膏上。

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身材不在意的,特别是外面的女人,为了能够拥有吸引人眼球的事业线,不惜做手术,塞入各种假体,承受着很大的风险。

第二天,林若风早早的起床,迎着朝阳打了一套军体拳后,便背起药篓出门。

“爸,妈,我去山上采点药。”

告别父母后,林若风背着竹篓独自上山。

小林村四面都是深山,林若风小时候经常在大山里乱窜,所以对于大山无比的熟悉,可谓是轻车熟路。

以前他还小,有些地方对他来说很危险,但是现在,说如履平地都不算夸张。

他要去大山上寻找一种叫做回香花的野花。

小时候,他曾经在大山中看到过,很好看,但那时候并不知道这种野花叫什么名字,直到现在脑中出现了神秘传承后,他才知晓这种野花叫做回香花。

而回香花的花瓣在脑中传承中是用来配置乳膏最主要的材料。

“咦?”

这里有几株。

回香花这种野花在大山中很少,林若风跑了大半个山头后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发现几株。

小心翼翼的将花朵采摘下来后,林若风在这里做了一个记号。

一般生长回春花的地方,来年还会生长。

直到中午时分,林若风才采摘了接近五十多回香花。

按照脑中的传承,这五十朵回香花全部制成乳膏后,估计够十个女人使用的。

回到家中后,林若风匆忙的吃了饭便搭配一些其他的材料开始熬制乳膏。

当乳膏熬制完以后,林若风有些犯难了。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熬制的乳膏,虽然是完全按照脑中传承方法来的,但是他也不能保证就一直有效果。

他需要找个人试药。

本来他的妹妹林曦是个很好的人选,不过就在今早上,林曦已经离开家,回学校了。

该找谁试药呢?

就在林若风思考之际,门外传来了村长杨大富的声音。

“大牛啊,大牛你在家吗?”

“在啊,村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迎了出去。

“你儿子小风在家不?”

杨大富继续问道。

“在家啊,怎么了?”

“在家好,在家好啊。”

杨大富的嗓子很大,以至于林若风在后面的院子里都听的清清楚楚。

“是这样的,大牛啊,我啊,刚接到县里发来的通知,说是有一个志愿者,女大学生要来我们村支医,今天晚些时候可能会来。”

“你也知道的,来我们村的路太难走了,而且还很远,所以我想让人去接她一下,毕竟晚上不安全,要是再从山上跑出来一头野猪、野狼什

小说文学

么的,那就危险了。”

“想了半天,我觉得你儿子小风比较合适去接人,一来,他当过兵,能应付一些突发情况,二来,他在外面待过,肯定比我们这些大老粗会说话,三来,都是年轻人,应该有共同话题,你觉得怎么样啊?”

“行啊!那我来问问小风的意见啊

小说文学

。”

林大牛点了点头说道。

“我都听到了,那我一会就去接她去。”

林若风回来后才知道原来村子里唯一的老郎中在上个月病逝了,结果现在村子里连个看病的医生都没有,村民有人生病了就按照经验在村卫生院自己拿药,现在村卫生院的钥匙就保留在村长的手上。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答应,这不,拖拉机都给你开来了?怎么样?还开的起来吧?”

村长杨大富笑呵呵的说道。

“开玩笑?连飞机大炮我都会开,别说一个小小的拖拉机了,别忘了,我可是个老司机了。”

林若风暂且放弃找谁试药的烦恼,开着村长家的拖拉机向着村子通往外界唯一的道路驶去。

山路崎岖,林若风也不能开多快,开着开着,林若风面色突然一变,赶忙停下拖拉机。

做为一个老司机,他从拖拉机的声音中就判断出拖拉机的油不多了。

看了一下油箱的液位。

这就坑爹了。

此时,林若风已经来到了半路,如果他继续向前开,应该会迎上来支医的女大学生,但是,油就不够支持着回到村里了。

他总不能将村长的拖拉机给丢在半路上吧?

所以当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步行前往,接到女大学生后,带她来到这里,再开拖拉机回去。
 

就在林若风步行沿着道路向着村外走去的时候,在崎岖的山路上,也有着一个漂亮的女子向着小林村走来。

这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非常漂亮,三千青丝披散,五官精致,肌肤白皙,穿着简单的T恤和一条过膝盖的短裙,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鞋,手中还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这是什么破地方啊,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

秦诗韵不满的嘟囔着,因为山路崎岖,行李箱根本就无法在地上托着,所以她只能提着走。

再加上她脚上穿着高跟鞋,这不,才走了一段距离就累的气喘嘘嘘的了。

她很想掉头回去,但却心有不甘。

她是海天市秦家的千金,被管束的很严厉,在大学四年里,她就交了一个男朋友,不过在确立关系后,两人还未有过任何的亲密接触,第二天,她就被甩了。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被甩了,是因为她的父母找到了他的男朋友,给了她男朋友一百万,让她的男朋友离开他。

剧情很狗血,但却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事实证明,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经受得了金钱的诱惑,所以,她的第一次恋爱仅仅维持了一天,无疾而终。

后来,她再也没有恋爱,直到如今可以出来实习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她的父母竟然没经过她的同意就擅自和海天市第一家族李家联姻。

她的专业是医学,所以一怒之下就报了前来小林村支医,甚至于都没有回家,一个人就从海天市跑到这里了。

她心里明白的很,如果她回家的话,那就很难出来了。

此时,面对前方崎岖坎坷的山路,黑夜之下,他有些退却了。

不过想到如果回头后将会面临的逼婚,她浑身仿若又充满了力量。

咬了咬牙,秦诗韵提着行李箱继续向着前方一步一步的走去。

“哎呀——”

又走了十多分钟的山路,就在这时候,她的脚下一崴,陡然间惊呼一声。

糟糕!

崴到脚了。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脚跟处无比的疼痛。

而且热乎乎的,有些肿胀。

试着挣扎着站起来,结果脚刚碰上地面,就有一股锥心般的疼痛传来。

完了。

疼的根本走不了路。

秦诗韵心中很是郁闷,为何倒霉的事情都让自己碰到了。

之前她拖着行李箱艰难的走路,倒不觉得怎么样,现在坐在路上,无法行走,周围漆黑一片,安静的可怕。

秦诗韵心中有些害怕起来。

“有,有人吗?”

秦诗韵大着胆子叫唤了一声,然后只有她的声音远远的传开。

这可怎么办?

还是打电话求助吧。

结果当她将手机掏出来后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信号。

山里昼夜温差比较大,尽管是夏天,但是气温还是慢慢的低了下来。

秦诗韵坐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抱着膝盖,心中无语的苦闷。

自己堂堂秦家大小姐竟然落到如此窘迫的地步。

就在这时,秦诗韵突然有些内急。

 

这就尴尬了。

她现在脚没法走路,貌似只能原地解决了啊。

尽管是在黑夜中,而且在这根本就无人经过的崎岖道路上,但她还是觉得脸颊一阵阵发烫,毕竟这里可是正经的道路啊。

这种感觉就像在城市中,尽管半夜路上没有行人了,但谁能在道路中央随意大小便?

咬了咬牙,她别无选择,只能艰难的一只脚蹲着,而那只受伤的脚虚搭在行李箱上,如做贼般的拉下短裙。

好不容易解决掉生理问题,秦诗韵刚准备提裙子,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向着自己走来。

秦诗韵面上顿时一喜,不过随即面色一变。

如果遇到的是好人,那再好不过了,要是遇到一个坏人,那她现在没法走路,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在秦诗韵无比忐忑,无比纠结中,一道身影慢慢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秦诗韵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照射在来人的脸上。

这是一二十多岁的青年,身高在一米八左右,面容坚毅,一头短发,双手插在口袋里,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看着面前的青年不像是坏人,秦诗韵心中微微放心,试探着问道:“这位帅哥,我脚崴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帮帮我?”

来人自然是林若风了。

在秦诗韵打量林若风的时候,林若风也在打量着秦诗韵。

说实话,在第一眼看到秦诗韵的时候,林若风有一种很是惊艳的感觉。

不管是相貌、还是气质,林若风发现面前的美女都不输给他的女朋友苏依依。

而且,比他的女朋友看上去要更加的开放啊。

因为,她竟然会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裸露着下半身,而且还让林若风帮帮她?

她这帮帮她是几个意思啊?

是她的脚崴了,帮帮她。

还是在那种事情上帮帮她啊?

要是在那种事情上帮帮她,那自己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作为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乐于助人的好人,林若风嘴角掀起一抹坏笑,问道:“你是指在哪方面帮助你啊?”

“当然是——”

秦诗韵刚想说脚崴了,能不能扶着她走,但一看到林若风那紧盯着自己下半身的目光和嘴角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时,这才陡然间意识到自己裙子没拉。

“啊!你个大混蛋,赶快闭上眼睛。”

秦诗韵花容失色,慌手慌脚的将裙子提好。

“额,我以为你有需要了,一个人在这里,嘿嘿嘿——现在看到我来了,想让我帮助你呢。”

林若风摸了摸鼻子,坏坏的说道。

“你才有需求了,你全家都有需求了,人家明明是在小解。”

秦诗韵为了给自己开脱,情急之下说道。

不过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自己这真是被气糊涂了,竟然在一个男人面前说自己在小解。

丢死人了。

啊啊啊!

都是这个混蛋、大色狼气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误会了。”

秦若风觉得面前这个小美女挺可爱的,于是继续调戏她。
 

“啊,混蛋,大色狼,你给我住嘴。”

秦诗韵都快抓狂了,林若风这个混蛋竟然说她刚才在做那种事情,真是岂有此理。

“好了,不开玩笑了。”

林若风揉了揉鼻子,说道,“你是前来小林村支医的女大学生秦诗韵吧?”

“啊?你认识我?”

秦诗韵微微错愕的问道。

“不认识,不过村长和我说有一个叫做秦诗韵的女大学生来我们村支医,让我来接她,想来就是你了。”

林若风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不是来支医的。”

“喂,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吧?”

既然是来接她的人,如此秦诗韵完全的放下了心,秦家大小姐娇蛮的一面体现出来。

“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林若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身打扮,特别是还穿着高跟鞋来山区,就是来游山玩水的。”

“我——”

秦诗韵很郁闷,她因为来的匆忙,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

“好了,我来看看你脚伤的怎么样。”

林若风蹲下身子,想要去抓住秦诗韵的脚丫子。

不过秦诗韵却是将脚挪向一边。

开什么玩笑,脚丫子这可是女人很私密的地方,她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碰?

“我是学医的,我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扭伤了而已,又没有伤到骨头?休息几天就会没事的。”

秦诗韵一脸戒备之色的看着林若风。

林若风耸了耸肩膀,悄无声息的开启透视功能,他发现秦诗韵的脚不是简单的扭到而已,骨头有些错位了,如果不及时纠正,后果很严重。

林若风一脸的认真,盯着秦诗韵说道:“秦诗韵,你的脚伤了骨头,有些错位了,如果不是伤到骨头,不会肿的这么厉害啊。”

“啊?”

秦诗韵顿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她也发现了脚掌肿胀的很厉害,本来她以为只是扭伤比较严重而已。

“别啊了,快伸出脚,我帮你复位吧。”

林若风挥了挥手说道。

秦诗韵绝美的脸蛋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不过最后她还是伸出了小脚。

她可不想以后留下什么隐患。

至于林若风摸了她的脚,她就当是被家里的二哈给碰了,如此一想,秦诗韵心中顿时好受了。

林若风此时并不知道秦诗韵心中所想,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一种表情?

此时,他正握着秦诗韵的脚丫子。

他以前从未想过一个女人的脚丫子也可以这么漂亮。

秦诗韵的脚不大也不小,很是圆润,肌肤白皙如羊脂玉,五根脚趾头更像是葱白一样,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你,你看够了没?”

见林若风竟然盯着自己的脚丫子看个不停,秦诗韵只觉得脸颊发烫,怒视着林若风说道。

“啊,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被秦诗韵的话惊醒,林若风非常狼狈,正特么的丢人啊,看一个女人的脚也能看的出神。

“咳咳,秦诗韵我来考考你怎么样。”

林若风手掌轻轻的移动到骨头错位的位置,笑着说道,“有一种东西,东方人的短,西方人的长,结婚后女人就可以用男人的这个东西,和尚有但是不用它,你猜猜这是什么?”

“你,你这个混蛋,大色狼!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是我不说!”

秦诗韵脸一红,粉拳狠狠的砸在林若风的肩膀上。

“你看看又想歪了吧?你太污了。”

林若风摇了摇头,数落道,“我说的是姓,你想想,东方人的姓一般是一个字,最多复姓两个字,但是西方人的姓就很长了,而女人结婚以后就可以称作某某夫人,而和尚虽然有姓,但入了佛门,就用法号,就不用姓了。”

“这——”

秦诗韵一脸懵逼。

然而就在她错愕之际,林若风握着她脚丫子的手猛然间用力。

“啊!疼死我啦。”秦诗韵顿时大叫一声。

林若风撇了撇嘴,刚才他特意说了一个小段子吸引她的注意力,否则指不定她会叫的多么凄惨呢。

“你想谋财害命吗?”

秦诗韵等着林若风,张牙舞爪,凶巴巴的说道。

林若风嘴角抽搐,没好气的说道:“我在帮你接骨好不好?你现在试试,还疼不疼了?”

闻言,秦诗韵轻轻的将受伤的脚点在地面上,片刻功夫后,面上一喜,虽然还是微微有些疼痛,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种锥形的疼了。

“好了,换上平底鞋,我们走吧。”

林若风站起来,淡淡的说道。

然而林若风说完后,发现秦诗韵并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你还不想走?”

林若风回头问道。

“我,我没带平底鞋。”

秦诗韵低着头,很是尴尬的小声开口。

林若风顿时以手扶额,他是被秦诗韵打败了。

来山区竟然穿高跟鞋,连平底鞋都不带,也是没谁了。

“到我背上来吧。”

林若风走到秦诗韵身前,蹲下身子,他不能让秦诗韵继续踩着高跟鞋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了,要是另一只脚再扭伤,那乐子就大了。

望着蹲在自己面前的林若风,秦诗韵脸蛋红了红,随后爬上了林若风的后背。

爬上林若风的后背后,近距离的感受着林若风那无比强烈的阳刚气息,秦诗韵心脏砰砰跳动。

他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今亲密。

虽然她之前有过男朋友,但是确立了关系后,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分手了,连手都没牵过呢,就更不要说是如此亲密的接触了。

“额,我说美女,你在我身上能不能不要那么乱动?”

林若风无可奈何的提醒。

“哦,哦,对不起。”

秦诗韵脸蛋一红,她也不想这样啊。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秦诗韵问道:“刚才你一下就看出我骨头受伤了,难道你也是医学院毕业的?”

“我哪是什么医学院毕业的,我就没上过大学。”

林若风背着秦诗韵,心中很是激荡。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校长办公室好涨啊快来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