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1740浏览2647940本站已运行4228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哦。”

“哦?”云绾歌挑眉,不过想着之前那少年模样,确实生的不错,自己这样,的确有点耍流氓占便宜了。

“说笑呢,我是云家二小姐。”

“如此,就好。”青鸾也笑笑,似乎这样的玩笑,她听的太多,早免疫了。

云绾歌想了想,又道,“不过,你能否等几日再去云家要银子?我这身子太弱,还想继续在此休养几日,可好?”

“自然可以,云姑娘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反正,她就算在这喝口水,那都是要算银子的。

云绾歌当即就道,“能否给我准备笔墨,我想要几味药,麻烦你们馆主给我配一下。另外,我昨儿的同伴,能否请你们馆主找几个人,去郊区附近再找找。若能找到,好歹救人一命。实在找不到,也是他命。”

“好说好说。”青鸾笑着去办。

很快,她拿来了纸笔。

云绾歌就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写了所有需要的药材。

她有过敏之症,前世是吃尽了苦头,后来,机缘遇到了神医师父,不但治好了这病,还学得一身医术。

就连她脸上的这块胎记。

哦,不,也是后来,她才知晓,她脸上这块褐红色的,并非胎里带出来的。

据闻,她生下来的时候,白白嫩嫩,可好看了呢。

只是,后来越长越歪,脸上还有块吓人的胎记。

而这胎记,也是很久之后,她才查出,是中毒所致。

不过,此毒是长年累月所致,解毒亦不难,关键是需要时间。

如今,她才十四,倒不急。

不像前世,快到二十,才知晓毒情,慢慢的还原了美貌,却不想,又招人暗算,容貌被毁,身心俱损。

想到那生不如死的日子,云绾歌深吸一口气,搁笔,将方子交与青鸾。

“麻烦你了。药钱,等我离开前,会一并算清。”

“好。”青鸾拿了方子,自去找温斯期。

书房里,温斯期接过方子,略看了看,满目狐疑,“她给你的?”

青鸾点头。

“拿到柜上,让老方给你依方抓药。”温斯期又将方子给了她。

青鸾拿着药方出去。

云绾歌回到房里,靠在窗口,有些出神的看着后院那些苍翠的竹子,嘴角慢慢浮起一抹冷意。

云府那些人,是真将她当傻子,将整个大房都当傻子啊。

下药,弄晕,直接扔到乱葬岗,就当她是死人了。

如此简单粗暴的杀人法子,还真是罕见呢。

 

罢,都当她死了,她就先死几日吧,等回头这边养好些,再回去诈个尸,反正惊吓的是他们。

三日之后,云堤寺附近,所有村落,都被云家下人搜寻过,没有云绾歌的踪影。

如此,众人几乎断定,云绾歌是没有活着的可能了。

二夫人和云若雪正自得意呢,却不想,流言早已传遍凉城的大街小巷。

陵慧书院

文道课结束之后,姑娘们三三两两的来到园子里。

这园子不大,但却玲珑秀气,里头花草虫鱼,假山顽石,也是应有尽有,主要是供女学子们课下时休憩之用。

云家三小姐云依依,正和姑表姐柳媚儿,手挽着手,一起来到小池塘边,准备给鱼儿喂食。

冷不防就听见,有人似乎提了下云若雪。

“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真的。我爹那日去赵府贺寿,亲眼所见。当时,在喜厅上就闹开了呢,还惊动了衙门。我爹说,那个丫头亲口说的,是云若雪指使她杀人陷害云绾歌的。”

“哎呀,真是可怕。想不到云若雪,看着跟天仙似的,原来心肠这么歹毒?”

“不止歹毒,还很无耻呢,抢妹妹的男人,我呸,还天仙呢。”

“就是,整天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到处的勾搭男人,连妹妹的未婚夫都不放过,呵,她这是有多缺男人啊。”

几个女孩,围在假山石边,聊的热火朝天,根本不妨有别人过来。

“贱人,竟敢背后辱骂我大姐姐?”云依依一把扯开那笑的最放肆的女孩,抬手,就朝那圆圆的脸蛋上扇了一巴掌。

“谁骂她了?这外面早传开了,好吧?要是她不做出这种无耻龌龊之事,谁也说不着她。”

叶玉屏挨了打,顿时不干了,伸手就要抓云依依。

柳媚儿个子高些,忙用身子挡了开。

“小贱妇,还敢说。”云依依捋起袖子,扯开柳媚儿,又要开揍。

叶玉屏也不是个好惹的,她们家,若论家世,可不比云家差。

叶家几代为商,曾也是这凉城巨富,不仅如此,祖上还中过举人,做过朝廷的官的,只是,到她祖父上,家道慢慢的落了,至她父辈,已然大不如前。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落败的叶家,在这凉城也还是很有威望。

而叶玉屏身为叶家嫡女,生的也是花容月貌,不仅如此,她自小就跟随祖父、父兄,一起混迹生意场,很懂些人情世故。

她平日里就瞧不上云若雪,觉得此女装,太特么会装。

所以,今日人家聊起云若雪的丑事,她才笑的这般开怀。

谁知,被云依依给找上了。

云依依可没云若雪的涵养,更没有云绾歌的傻气,她但凡不爽,立时就要发作出来。

打架这种事,在她身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因此,两个炮仗碰一起,立刻就炸了,旁人想拉架都不成。

两个花似的女孩,你扯我头发,我揪你衣裳,一时间打作一团,乱作一团。

“小贱妇,我今天非要撕烂你的嘴。”

“我呸,就你?跟你那假模假式的姐姐一样,有种的,你今天也弄死我啊。”

柳媚儿一旁瞧的急死了,“依依,别打了。”

“你别管。”

“玉屏,加油。”

“哎呀,你们快别打了,袁清老师来了。”

不知谁突然嚷了一句,两个扭打的女孩,猛地松开了对方。

四下望望,哪里有什么老师?

不过,休息时间差不多了,一会的艺道课要开始了,众人也都各自散去。

云依依熬了大半天,终于等到下午放学,急匆匆的拉了柳媚儿,带着丫鬟就回到云府。
云依依这几日,一直住在姑姑家,跟柳媚儿作伴,对云若雪的事是一概不知。

一回府,她即刻跑去云若雪处。

此刻,日头还未落山,云若雪坐在窗边的炕上,闲适的描着花样子,一抹斜阳透过窗棂照进来,温柔的打在她身上,越发显得她温婉而美好。

她脸上含着笑,一抹舒心的愉悦的笑。

已经多日,云绾歌一点消息都没有,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了。

呵,即便不死,日后她就算活着回来,那声誉怕也毁尽了。

一个闺阁女子,出了意外,在外多时才回来,谁知道这些日子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想发生点什么,那还不是随人怎么说啊。

哎,既那样不堪,还不如真就死了呢。

耐心多等两日,再没有消息,届时,将此事宣扬出去,告知老太太,还有漠城那边。

人没了,亦非他们所想。

大房那边即便再不满,也不能怎样。

那么,她跟仲轩哥哥的婚事,就水到渠成了。

丫鬟月香在旁伺候着,瞧见就笑问,“大小姐何事这样开心?能不能说与奴婢听听,也让奴婢开心开心?”

“去,你这死蹄子,站这半天也不知帮我。”云若雪笑睨她一眼。

月香见主子高兴,也放松了,“大小姐这可冤死奴婢了,这花样子,奴婢倒是想描,可哪里有大小姐描的好?何况,这是给赵公子做的东西,奴婢也不配沾手。”

“就你嘴乖。”云若雪搁下笔。

月香忙的端了沏好的茶,递上去。

“大姐姐。”

外头,突然传来云依依的声音。

云若雪眉头轻蹙,又一个傻子来了。

她端着茶盏,浅浅抿了一口,便搁在桌上,极其温婉端庄的睨着匆匆进来的云依依。

“依依,你这也老大不小了,行事还是这么毛躁?什么事不能慢慢说,这般急,跑来的吧?气都喘不好了。”

云依依脸热的红红的,双眸只盯着云若雪,气恼道,“大姐姐,你还蒙在鼓里呢。你知道外面都怎么传你吗?”

“传我什么?”云若雪确实蒙了下,自上回赵家回来,她这几日也没出过门,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云依依深呼了口气,气呼呼道,“外面都传你,为了赵仲轩,杀人陷害那二傻子。”

“什么?”云若雪怔愣。

月香却是激动,“胡说,大小姐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我也是这样说,所以,我今天跟叶玉屏那贱人狠狠打了一架。”

云依依说着,就坐到了云若雪旁边,大约是渴了,见着桌子上的茶,端起来就一口喝尽。

“哎。”月香想拦,没拦住。

云若雪眸底一闪而逝的嫌恶,随即又装作担心的问,“你跟人打架了?怎么样?伤着没有?”

“没有。”云依依感动不已,抓着云若雪的手,道,“大姐姐,谁都别想伤害你。谁要敢伤害你,我就跟她拼命。”

“傻子,谁要你拼命?嘴长人家身上,人家爱嚼舌根,你管她呢。再说了,清者自清,我没做过这样的事,任凭他们嘴巴说烂了,也是没用。”

云若雪微笑着,一脸云淡风轻。

突然,看到云依依腮边的指甲印,皱眉,“哎呦,这可是那叶家小姐掐的吗?下手可真狠呢,连皮都掐掉了。月香,快去拿玉露膏来。”

“是。”月香应声,瞅了一眼云依依,却是没动。

“我没事。”云依依忙挣脱,跳开,笑道,“大姐姐别担心,我这皮糙肉厚的,这点指甲掐的算什么伤。对了,那二傻子呢?今儿也没见她进书院,该不会又不要脸的去赵家丢人了吧?”

“这。”云若雪脸色一变,顿时伤心起来。

云依依惊觉,“大姐姐怎么了?还是那二傻子又气着你了?”

“三小姐,二小姐出事了。”月香叹了口气。

云依依不解,出什么事了?

云绾歌出事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也就越发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谈资。

云若雪原本以为,那些传言不过是人们闲的无聊,随意说说就完了。

可没料到,这回的传言,像极了一股龙卷风,所到之处,尽是摧毁,是灾难。

因为没有报案,官府也没人来查。

可是,百姓间,却对这种宅门里出现的狠毒之事,表示了不满。

最直接的便是,云家在凉城的几个铺子,这些日子以来,基本没人光顾。

云家人只要一出门,无论是主子,或者下人,那都会被人背后指指点点,甚至,还常常的有烂菜叶、小石子,碎砖块,更甚者,还有小蛇、虫蚁等不明物,砸他们身上。

最有味儿的却是,某日,小厮开门,发现云府从门匾到雕漆大门,还有门口的一座石麒麟,竟然全被人泼了粪,两边的院墙,还糊了好些狗血

那味儿,迎风飘十里。

自此,有人路过这云家门口,都得捂着鼻子绕行。

人人都在指责,这云家干了缺德事,遭报应了。

自然,闹成这样了,云老太太也知道了。

云老太太当即就想到了,是否二夫人背地里做的。

不过,有柔菊那一番证词,也就不往那方面想的。

只是,大房那边,必须得有个交代,是以,命人修书一封,紧急送往漠城。

云家这边一团乱,不单要应付那些流言蜚语,就连除掉那些狗血屎尿粪,都要花掉不少功夫。

圣手医馆。

云绾歌这几日倒过的闲适而自在。

每天,她除了给自己熬药,做饭,闲下来的时间,便是读读医书和话本。

这医书,是馆主温斯期的。

当然,这个铁公鸡,自然不会白借人书。

云绾歌从他那里,每借一本医书,那都是要付出相应的银钱的。

按书的贵重程度,以及她借阅的时间,来决定收取银钱多少。

譬如,那本《神农本草集》,一天一两银子,借三天二两五,便宜她五百钱。

这些,在别人看来,实在太贵。

可云绾歌欠的多了,反不在乎了,正所谓,虱子多了不怕痒,欠着吧,到时候问云家要去。

至于话本么,都是青鸾这丫头的私藏。

这小丫头完全跟她主子一样,死抠门,钱串子,原也想指着赚钱,不过,云绾歌那肚子里倒是有更多的话本故事。

是以,一个故事换她一个话本,也就没欠钱。

不觉间,这日子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

云绾歌一直没提离开,青鸾直觉,她还是想赖这。

要搁别人,半月就欠了好几百两银子,不得急疯?

这云姑娘倒越发滋润似的。

瞧那小脸,真养胖了,肤色也白了不少,就连那双大眼睛里,精气神都足了。

或许是怕她又觊觎自己的美色和偌大财产,温斯期这次没出现,而是直接差遣了青鸾来问话。

青鸾倒是直接,打扫好了院子,看着云绾歌在那大树底下,练着古怪的拳,就直接过来问。

“云姑娘,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离开?”
“急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们银子。”

云绾歌伸胳膊踢腿,继续眯着眼睛练习拳法,这是前世,师父教她的,打架什么的用不大上,但是对调理身体机能,极有好处。

青鸾瞅着她,实在想不通,“云姑娘,外面都在传你死了。云家都快被唾沫星子淹死了,难道你就不该露个面?”

好歹,别在她们这装死啊。

云绾歌只是,笑笑,云淡,风轻。

“你该不会真的想赖上我们爷吧?”青鸾惊吓的问。

她像那么饥不择食的女人?云绾歌递给她一记白眼。

青鸾越想越觉得可能,“你可千万别赖上我们爷啊,他出不起聘礼的,而且,他为人自私小气,你将来要跟了他,准得受苦。”

“你说这话,就不怕你们那自私小气的爷听见?”云绾歌嗤笑,为了让她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青鸾忙压低声音,“听见我也要说,我不能眼看着云姑娘你往火坑里跳啊。”

“切。”云绾歌才不信。

“放心,我又不是活腻歪了,找只铁公鸡。”

“真的?”青鸾不大相信。

“那,你这样一直赖在这里做什么?这好吃好住的都赖了快二十天了,银子都欠了八百多两了。”

说到欠银,青鸾快哭了。

“云姑娘,咱们这是小本经营,要都像你这样赊账的话,我们医馆很快就得关门了,届时,凉城百姓要看病,上哪儿去啊?哪里又能找到我们爷这样的好大夫?”

“他?”

云绾歌一声嗤笑。

好大夫?

这货拿腔作势,坑人钱财倒是好手。

她偶有一次,见过温斯期诊病。

病人乃某个大户人家的小妾,来此看不育之症,这厮倒好,给其单开了方子,就收

小说文学

人百两,药钱另收百两。

两百两不过就买一副温经养血的药。

亏心不亏心啊。

“云姑娘,青鸾求求你,赶紧还钱走人吧。你再不给钱,我们爷真要被你拖垮了。你想,这么大宅子,还有外面那铺子,每天都要开销”

“好好好。”云绾歌懒听她聒噪,收起拳式,抹了把额头的汗,对她道,“我答应你,尽快还钱离开,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帮我个忙。”

“说。”青鸾急道。

“替我打听打听,云家大老爷有没有回来?”云绾歌道。

青鸾迫不及待,“行,我这就去。”

“去吧。”云绾歌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几口,然后又开始熬药。

这药,已经吃了半个多月,她的过敏症应该也差不多了。

只是,脸上这毒疤,还得慢慢调养。

不到半个时辰,青鸾就兴冲冲跑了回来。

“回来了,就在一个时辰前才回来的。云姑娘,你真是神机妙算啊。”

“这么快?你打听清楚了?”云绾歌坐在桌旁,小心翼翼将小炉子上的药盅拿起来,将药汁倒进碗里。

一股苦涩的滋味飘散开。

小说文学

青鸾凑近,解下腰间香袋,取出两粒蜜饯递给她,“诺,吃了这个,再喝药。”

“多谢。”云绾歌接了,含进嘴里,果然甜。

青鸾继续道,“我在云家门口派了人,里头有什么动静,我全知道。”

“哦?”云绾歌眸色微沉。

青鸾忙又解释,“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不是不信你,怕你还不上银子。我只是担心你,呵呵。”

呵,“确定,一个时辰前回来了?”云绾歌再问了一遍。

青鸾笃定的点头,“确定。”

随后,干笑,“据说,云家二老爷,亲自带了人在门口迎的。云府现在门头都挂了白绸呢,想来,是为你办丧事。云家大老爷是回来奔丧的。”

“知道了。”云绾歌淡淡应声,拿起药碗,一仰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青鸾瞅着,眼皮直跳,光是瞧着,她就觉得好苦啊。

“再吃一粒?”

“不必。”搁下碗,云绾歌随意抹了下嘴上残汁,起身,回了房。

爹,哥哥。

又要见面了吗?

坐在窗前,云绾歌眼底一片涩意。

她不太记得娘长什么样子,脑海里只剩一片模糊的影像。

不过,她倒是常常听说,娘,李芷,生的极美,却在她不到五岁时,就离开了云家,离开了爹,不知去向。

那些年,爹发了疯似的找,却一点音讯都没有。

因他们是在漠城相识的,爹便将云家的一些生意,放到了漠城。

漠城苦寒,云绾歌自小体弱多病,不宜在此,再加上她那时年纪小,又是个女娃,云长卿就将她放到了祖母身边养着。

开始,每一二年的回来一趟。

可惜,他一个大老爷们,又不会带女娃。

而云绾歌,自小被二夫人等人调.教的,跟云长卿生的很。

父女二人见面,倒像陌生人。

更有一次,她受人挑唆,骂他欺走了自己的娘,永远都不想见他,恨他。

渐渐的,云长卿回来的次数也少了。

就连兄长云天骧对她意见也很大。

不过,这些倒是其次。

前世,赵家老太太寿诞之日,云绾歌与下人做下丑事,被人捉奸,导致后来被赵家退婚,后又不知怎么成了赵仲轩的妾。

这一切的一切,自然会传至漠城。

只是,漠城那边却是没一点反应。

直到来年将夏,云天骧才坐着轮椅,被下人送了回来。

原来,就在赵家退婚那几日,漠城那边,受到突袭。

当晚,宅中老少,一十三人,无人幸免。

云长卿当晚毙命,脑袋都被人切走了,一直下落不明。

云天骧也是被人废了双腿,养了几个月才慢慢活转过来。

到了第二年,他才被人送回凉城,不想,回来之后受到了小玉的勾引,渐渐迷失本心,还害死了她唯一的小侄儿云守礼。

可后来,云天骧怎么死的?

她只知道,奔丧的时候,连尸首都没见着。

那一世,除了下落不明的母亲,他们大房可是死绝了。

想到此,云绾歌深吸了一口气,抹掉眼角滑落的泪,唇角漾过一抹倔强的笑。

这一世,她算算日子,那场惨祸应该就在这几日。

幸好,云长卿父子平安回到了凉城。

呵,这都得归功于柔菊呢。

柔菊歹毒心肠,狠下杀手,她才能来个将计就计,让云家写信,逼得云长卿父子急切回京。

因为,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她的信根本到不了云长卿手里。

前世,那次打骂父亲之后,她很后悔,就偷偷的写了信去漠城道歉示好。

可是,她写了一二年的信,全都打了水漂。

还是,后来,银儿无意中说了出来。

不止她给云长卿的信。

就是云长卿每年给她的信,给她捎的东西,也没一样落她手里。

众人都说,云长卿在漠城新娶了妻,早不要她这个又丑又心狠的女儿了。

却又给云长卿的信里,只道云绾歌不愿认他这个父亲。

呵,前尘就事,乱如麻。

云绾歌起身,对着窗外悠远的蓝天,深吸了一口气,但愿此生,她能护住父兄,守住自己。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娇羞熟妇的呻呤,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