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962浏览2883895本站已运行4415

张嘴吃进去吞含,和你老公比谁厉害

王田军随后和王小天商量一下,就准备了一些礼物向着村长家而去。

村长家住在村尾,从王小天家的方向去还要穿过村子中央。

他走在村子里面,却是发现周围的村民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里面都是浓浓的敬佩之色。

村里的媒婆李婶看到王小天,立刻上前拉住他的手高兴道:“小天,没想到你蹲了几年监狱,还学了不少本事 ,还真是因祸得福。”

王小天当然知道李婶是村里最会说话的人,而且把金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次主动来找自己聊天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不过他可不敢惹这人,要不然在村子里面天天叨叨的他能恶心死,“那就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不提也罢。”

“小天,瞧你这岁数也不小了,我娘家有个侄女长得可标致水灵了,改天我约你们两个见个面,要是合适就早些把婚姻大事解决了。”

李婶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不忘记朝文王田军投去讨好的目光。

“哟!李婶,你娘家的侄女可真多呀!你昨天跟我哥也是这么说的,敢情你娘家都只生女儿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娇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所有的人都不禁转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村长的女儿秦小玉正站在不远处,亭亭玉立的模样甚是可爱,现在已经18岁的她完全长成了一个水灵的大姑娘。

李婶听到秦小玉的话后,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半响没说出话来,过了半天才开口道:“我还有些事,这件事情回头咱们细聊。”

她说完之后灰头土脸的转身离开了,扭动的屁股在同年的老太婆里显得格外风骚。

秦小玉看到李婶走后,一脸高兴的开口道:“小天哥哥,原本想过去找你聊两句,可听村里面的人说你去城里了。”

“噢!我也是今天刚回来,秦叔在家吗?”王小天点了点头开口问道。

“我爸刚去村里开会了,随我进屋坐一会,我爸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秦小玉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带路,漂亮的大眼睛时不时看向王小天。

来到村长家,王小天将礼物放在桌子上便随意坐了下来。

秦小玉立刻倒了两杯茶开口道:“王叔,你们请喝茶,我爸应该就快回来了。”

没聊几句天,一道开门的声音传来,村长秦汉走进了屋子。

王小天立刻客气的说道:“秦伯,你上村里开会去呀?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好政策?”

秦汉已看到王田军,立刻笑了笑回头对王小天道:“现在国家大力扶持种养殖这一块,我也打算在我们村搞一个示范点。”

“这主意好,我今天和我爸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的。”王小天立刻逮准机会开口。

“难道你们也听说了这些事情吗?小天,看不出你还挺关心这一块的。”

村长有些夸赞的说道,然后转头对自己的女儿开口道:“小玉,你去炒两个菜,我和你王叔叔好好的喝两杯。”

“好勒!我这就去。”秦小玉回答完便转身走进了厨房。

秦汉开口道:“小天 ,你打算做哪一方面的投资?现在搞养殖这一块我们这里的水源显然不够好,种植这一块又都是山地,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王小天听完村长的话立刻开口道:“秦伯,其实种植这一块我们这里的地形的确不好,如果只要用心的去开发还是很还是可以的。”

王田军随口接话道:“秦老哥,小天今天就是想来租用村里面的一批土地用来种植,你看这件事情……”

“不错呀!有这样的想法是好事,不过村里的这么多土地,只有香怡家的土地面积和位置都比较好,我这边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们得和她商量一下。”

秦汉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王小天,村里面那些谣言他早就听说了。

王小天立刻开口说道:“这个事情没有问题,你这边只需出一张租用合同,具体的事情我和香怡商量。”

“爸,菜已经炒好了你让小天哥他们过来喝酒吧!”田小玉的声音从隔壁堂屋传来。

秦汉立刻客气的开口道:“咱们先吃饭,弄合同的事情好说,你要是弄好了将来就是附近几个村的示范点。”

从村长家回来,已经是晚上了,王小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拿着几根灵阳草坐起身研究了起来。

心里想着,这灵阳草除了壮阳的功效在其他方面应该还有用途。

想事情想得入迷的他,随手将一根灵阳草放在嘴巴里面咀嚼起来。

过了不到五分钟,才发现自己这个无意的举动已经引起浑身的不满。

血气方刚的他已经有了反应,感受着体内的燥热,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拿了两件衣服便开门走了出去。

现在只有到河对岸洗个冷水澡,才可以缓解自己身体里面散发的热火。

刚走到河边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映入了他的耳朵,随即娇笑的谈话声响起。

“小玉,你的身材真好,看来是该嫁人了。”邻村刘婶的女儿,刘翠花坐在岸边开口夸赞道。

秦小玉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娇羞的说道:“嫁人也要看人品的嘛!又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嫁。”

王小天听到两个女人的谈话声,立刻闪身躲在大杨树的后面。

刘翠花开口调侃道:“小玉,我是知道你的心事的,不过王小天真的不适合你,他还蹲过监狱,难道你不介意吗?”

“人只要能够改过自新,曾经犯过错又怎么样?反正我就是喜欢他。”

“翠花,你爸叫你回去,隔壁村提亲的媒婆来了,你自己回来拿个主意吧!”

 

刘翠花转头对秦小玉开口道:“小玉,你自己洗吧!我妈叫我,我就先回去了。”

秦小玉点了点头,立刻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只穿了一条极短的短裤和小衣。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猛然发现杨树后面仿佛有一双灼热的目光盯着她,于是警惕的转头朝杨树看去。

王小天一时躲避不及被秦小玉抓了个正着,一脸尴尬的笑了笑。
 

香怡在院子里面简易搭建的卫生间正在洗澡,白皙的身体透着浓浓的诱惑。

上半身的春光尽显无疑,下半身若隐若现的泡在水中。

王小天瞬间感觉到全身袭上一股燥热,他咽了一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充满欲望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皙的身体。

他想要退出院外,但由于心里紧张,一下子碰到放在脚边的锄头瞬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呯!“

一声刺耳在院子里面响起,香怡立刻被吓得卷缩着身体,用手捂住上半身的春光。

她一脸紧张的转头看着王小天:“你……你怎么突然来了?”

香怡声音在颤抖,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娇俏的脸上染上两亩羞涩的红晕。

王小天立刻将头背过去:“我也是刚进来,什么都没看到……真的没看到,还有你洗澡怎么不锁门啊?今天幸亏是我,要是其他人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香怡在他背过身去的时候,快速拿起旁边的衣服穿上,白皙的脸蛋上还沾着水珠,说不出的诱人。

王小天不知道香怡已经快速穿上衣服,立刻开口道:“我……我先出去,等你穿好衣服我再进来。”

“我已经穿好了,我估计忘记锁门了,对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香怡尽量压制着满脸的羞涩开口道。

王小天转过身看到香怡已经穿上了衣服,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

他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香怡嫂子,我想大规模的种植灵阳草,我观察了许久,发现你家河边的那片地最适合不过了。”

香怡抿嘴露出了一抹微笑:“小天,我现在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要照顾公婆,所以那片土地也照顾不过来,如果你需要的话就就拿去用吧!”

香怡满不在乎的

小说文学

开口说道,“我一个人身体又不是很好,自然是无暇顾及那片土地。”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来到房间里面坐下,王小天脑海里面还闪过香怡刚才诱人的画面。

香怡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立刻羞红了脸,有些结巴的开口道:“如果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找村长去出一份租地协议我签字就是了。”

王小天收回目光:“嫂子办事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要不这样吧!这张卡里面有5万块钱,你先收着回头我再给你补上。”

他说着将一张卡推到了香怡的面前,因为神情不太自然手有些微微颤抖。

香怡将卡推回他的手中:“小天,咱们两个不要谈钱这么俗气的问题好吗?嫂子真心想帮你的。”

“嫂子,这怎么行?你一个人生活不容易,这个钱你必须收下。”

两个人在推搡当中手碰到了一起,王小天布满茧子的大手,瞬间覆盖上香怡白皙的小手。

两个人瞬间有一种触电的感觉,香怡原本就对王小天情根深种,此刻更是有些心神荡漾。

王小天心里此刻夹杂着复杂的情绪,舍不得放开这双白皙的小手,却又不得不放手。

他缩回自己的手开口道:“嫂子,既然你不肯收这钱,你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香怡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要回张彩凤手中的那块玉,因为那是我妈留给我的唯一念想。”

王小天听到这句话后感觉有些内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嫂子,那昨天你怎么不让我去呀?”

“你刚从牢房里面出来,我还不是怕你得罪了张彩凤到时候又引出一档子的误会。”

王小天拍着胸脯保证道:“嫂子,你就放心吧!我会用另外一种方法去要回那块玉的,绝对不会让村里面的人误会。”

他当然知道香怡是怕引起村子里面的人物误会,现在还没怎么样就已经传出很多风言风语了。

香怡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小天,我一个人也没什么奔头,那块土地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希望看到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王小天背负的香怡给的厚望,回到自己家后陷入了一阵沉思,他一定要在村里面干出一番事业,要尽量帮助香怡。

下定决心之后,立刻打开脑海里面的意念,监狱里面学到的一切都在脑海里面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闪过。

他仔细筛选着可以发家致富的门道,突然画符助长这项技能,他想到如果种植灵阳草,便可以借助这项技能,让灵阳草快速生长。”

过了大半夜他才渐渐有了一些睡意,一直到了第二天早晨才慢慢醒来。

还没起床,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他快速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王小涵正在厨房里忙碌的早餐,看到她走出来后立刻开口问道:“哥,你快去看看,妈和张彩凤又吵起来了。

王小天听到这句话后走出院子,张彩凤恶毒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

“林秀娥,没想到你那个蹲监狱的儿子还真是够恶毒的,把我儿子的工作都弄没了,真不知道你平时都是怎么教育的。”

林秀娥也不示弱,开口反驳:“你儿子工作没了,关我家小天什么事呀!你不是一直都说你儿子有本事吗?”

张彩凤听到林秀娥的话后,一股怒火瞬间窜到了头顶,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我告诉你,你们家王小天可是有把柄抓在我手中的,小心我将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让他在村里面被人戳着后背骂。”

王小天听到这句话后,知道张彩凤是想拿自己和香怡的事情来宣扬,立刻冷冷的开口说道:

“张彩凤,你不要得寸进尺,王明贵丢了工作那是他自作自受,这不关我什么事,你所说的那些把柄其实在我这里屁都不算。”

张彩凤听到这句话,气急败坏的从口袋里面掏出那块玉:

“大家都看到了,这块玉也是香怡,当初拿出来给王小天抵债,后来为了贿赂将这块玉送给了我。”

此刻院子里面的人越聚越多,所有村民听到他的话后都是一头雾水。
 

林秀娥听到张彩凤无理取闹的话,开口说道:“张彩凤,人家香怡当时不过是一时心好,将这块玉借给我们家小天,可最终我们家小天不是也没要吗?你现在胡咧咧个啥?”

“是呀!彩凤,香怡为什么要拿这块玉贿赂你呀?他们能有什么把柄落在你手中?快说说呗?”

同村的胖婶唯恐天下不乱的开口问道,大嗓门一拉,所有的村民立刻将他说的话听得真真切切,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张彩凤。

张彩凤看着四周的人,顿时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ldqu

小说文学

o;那天晚上我去我们家水田放水,经过香怡家的院子,结果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王小天听到他这句话,脸色阴沉的开口阻止道:“张彩凤,有些话你最好想好了再说,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怎么?你心里没鬼你着急什么呀?”张彩凤一点都不畏惧的开口说道。

王小天的拳头是硬,但是现在他有把柄落在她手中不是吗?今天自己就拿这个把柄好好的折磨一下王小天。

这个时候所有的村民都带着疑惑的表情,但大部分都有些畏惧王小天没有开口。

刘婶立刻走到张彩凤的身边提高声音开口道:“彩凤,你到底都看到些什么你快说呀?大家都想知道呢!”

张彩凤杨成露出了一抹冷笑:“哼!我看到王小天正和香怡卿卿我我的抱在一起,看到我之后便落荒而逃……”

“啪!”

张彩凤话还没说完,就被林秀林秀娥一个巴掌扇到了脸上。

她气急败坏的和林秀娥打在了一起,林秀娥有些瘦小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没几个回合就被压在地上。

所有村民听到这句话后立刻都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有不堪入耳的议论声,已有好心劝架的声音。

“真是没想到香怡这样的人还有人敢靠近,看来王小天还真是等了这么多年监狱馋女人馋疯了。”

刘婶一脸不怀好意的开口说道,声音放得老大,几乎在场的所有村民都能听见。

站在旁边的刘翠花一脸焦急的拉了一把自己家的老妈:“妈,你什么时候学会落井下石了?”

一边看热闹的赵二狗一脸嘲笑的开口说道:“就是嘛!香怡那样不祥的女人送到我床上我都不敢碰。”

“哟!二狗,你就不要吹牛逼了,那香怡可比刘小花漂亮多了,你连刘小花那样的女人都会要,看来你也是饥不择食的那种。”

同村的刘二宝立刻一脸嘲笑的开口说道,同时一转头看着王小天的反应。

王小天看着自己家的老妈被张彩凤压在身下,立刻满脸阴沉的一步步走过去。

伸手抓起张彩凤的头发提起来朝旁边的杨树底下扔去,就像扔一只死老鼠一般。

“呯!“

一声巨响张彩凤微胖的身体一下子掉落在地上,地上灰尘四起。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腰:“哎呦!王家的小子杀人了,我的老腰呀!”

所有的村民看到这一幕后都不敢去拉她,一个是张彩凤喜欢讹人,弄不好自己就成了报复的对象,一边是畏惧王小天。

胖婶走到离她不远处开口道:“彩凤,不是我说你,你刚才说话是有些过了,小天在村里面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呢?”

胖婶原本就是一个点了火就跑的人,之前挑起事端,现在又反过来讨好王小天。

所有的村民立刻都觉得胖婶儿说的话很有道理,因为张彩凤平时在村里为人就差。

此刻张彩凤手中拿着的那块玉已经掉到了一边,她立刻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去拿回旁边的那块玉。

可就在她手伸过去的时候,王小天已经伸手从地上将玉捡起来。

他冷冷的看了张彩凤一眼:“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你不服,完全可以动用你儿子和女儿的关系。”

他说完之后扶起自己家老妈转身走进院子,完全不去理会还在地上泼妇一般嚎叫张彩凤。

院子外面的村民看到主角已经离开,立刻觉得这场戏没有什么好看的,也悻悻的离开了。

王小天安抚好自己的老妈,立刻拿起那块玉走进房间仔细的端详起来。

之前就一直觉得这块玉里面藏着一股灵气,现在仔细端详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他用意念打开自己脑海里面的知识库,立刻发现这种带着灵气的玉可以驻颜美白,而且不同的灵气已有不同的功效,比如治疗延寿之类的。

他收起手中的玉起身出了门,他要到郑志远的古玩市场去看一下玉的市场,心想也许从这方面下手会赚取一笔不小的财富。

来到永山会所,郑志远和雷虎已经在包间里面等他了,旁边还带着两个模样娇俏的妞。

雷虎也看到他走进来立刻客气的开口道:“兄弟,早就接到你的电话,我这里一切都安排好了,看看两个妹子你还喜欢吧?”

两个女孩听到雷虎的话立刻打量了王小天一眼,看到他身上寒酸的衣服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王小天早就看出两个女孩的想法,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我对女人不感兴趣,今天主要是来探讨古玩的。”

郑志远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将他拉坐在沙发上:“小天,这钱是赚不完的,现在也不早了咱们先去吃晚饭,晚上快活快活,明天我带你去我的古玩市场转转。”

他说完之后拉起王小天和雷虎走出了甬商会所,三个人走在一起,光是一身打扮看上去就有些格格不入。

两个西装革履的商业大亨将一个衣衫破旧的农村小伙子夹在中间,看上去相谈甚欢。

路边的人看到这一幕后都不禁回头多看了两眼,这在浦和县城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跟在身后的两个时尚女孩眼神里面露出来一抹疑惑。

其中一个女孩开口说道:“雷老板和郑老板都是商业界的大亨,怎么会有这样乡下的朋友?”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别急妈让你弄个够,会议室在桌下含着他分身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