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5487浏览2911551本站已运行4423

高h全肉纯肉 高质量,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被迷住了?”

就在夏天疑惑之时,一道笑呵呵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和他一同值班的保安。

大家都称呼他为老常,约莫四十来岁,身形不高,看起来颇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

“咳咳。”

夏天干咳一声,摸出香烟递了过去,“老常,来一根。”

“在这儿抽烟让发现可不好。”

老常呵呵一笑,但仍然接过烟,别在耳朵上,同时说道,“小夏,这没什么害羞的,别说是你,事实上,公司有不少男人都在打她的主意呢。”

嗯?

夏天一怔,诧异望来。

“你刚来,还不知道咱们公司的五朵金花吧?”

他不等夏天开口,加快语速道,“第一朵,就是咱们的董事长柳董,被称之为冰山雪莲,第二朵,是行政总裁秦岭,员工们暗中称她为蛇蝎玫瑰。第三朵,是总裁办主任洛千金,被称为出水芙蓉,第四朵是公关部部长姜瑶,被称为天香牡丹。”

“她呢?”夏天努努嘴,瞟了一眼仍然在楼梯拐角的女子,有些好奇。

“她叫苏小小。”

老常的神色之间有些复杂,苦笑道,“绿婊茶花。”

“呃&hel

小说文学

lip;…”

夏天一怔,神情古怪,“这可不是什么好话,难道她是那种人?”

老常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反问道,“如果她是那种人话,就不会是保洁员了。”

不等夏天发问,他立刻给出了答案,“她以前可不是保洁员,在不少部门都待过,比如销售部,企划部,行政部,综合办……”

顿了顿,他又道,“正是打她主意的男人太多了,尤其一些公司的高层,不过却被她再三拒绝,才被不断抓住小错误,成了保洁员,而女人们又嫉妒她的相貌,所以……”

剩下的话无需说出来,夏天已经恍然。

“这么说来,她不仅不是那种人,而且还坚强自爱,不畏强权。”夏天诧异道,“这怎么就成绿茶婊了?”

老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叹息一声,“这世道,没有背景,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女孩子长的漂亮也是一种罪。”

顿了顿,他又道,“你看进进出出的那些男人,明明很多人都在打她的主意,可是现在看到她吃力的样子,却是没有上前帮忙,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被盯上了,没有人敢为了她得罪人,没人敢为她出头。小夏,我们自己闲聊就好,别当回事,你也别冲动,以前也有新人冲动过,但下场都不怎么好。”

“是吗?”夏天不可置否笑了笑,“我倒想试试。”

说罢,他转身进入大厅,迈大步走向右侧楼道拐角。

“我来帮你。”

他一把抢过了那个堪比一人高的垃圾袋,用力一提,至少有三十多斤。

“不,不用,谢谢……”

苏小小被吓了一跳,立刻又反应过来,客气道谢一声。

然而,当她看到夏天穿着一身保安制服的时候,神色之间立刻流露出了警惕,然后是厌恶。

下意识后退几步。

夏天也是微微一怔,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

当下,他温和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也不用多想,同事之间互相帮忙,几次而已。”

说完之后,单手拎着垃圾堆大步前走。

苏小小有着怔怔然。

她看着夏天的背影,有些不明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她使劲的眨了眨眼睛,迈步跟了上去。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大厅门口下班的职员络绎不绝,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可以这么说,就在夏天抢过垃圾袋的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男同胞面色嫉妒,双目喷火,然后便是幸灾乐祸。

至于那些女职员,则讥讽的无声嗤笑,看向苏小小的目光相当复杂。

其中更有一个女人,拦住了苏小小,看似热络的招呼道,“小苏,都大中午了,怎么还没下班啊。”

这女人的相貌还算漂亮,穿着职业套裙,浓妆艳抹,透着一股妩媚气质。

“马上就完了。”苏小小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王姐,我先走了。”

“哦哦,快去吧。”王姐表面上似乎很客气,同时扬起手臂,握紧拳头,“小苏,加油,不要气馁。”

“谢谢。”

王姐再次笑了,待苏小小从身边走过时,她才对身边的女伴嘀咕道,“什么玩意儿啊,白瞎了那张脸,除了勾引男人之外,也就只能捡垃圾了,小骚货,绿茶婊。还有那个男的,新来的吧,一看就是个傻逼,大傻逼,哈哈……”

声音不高,但足够周围听的清楚。

顿时附和一片讥诮的嗤笑声。

而那些男同胞,则是皱起了眉头,心中叹息不已。

反观苏小小,原本前走着的身躯不由一僵,脸色苍白不堪,狠狠咬着牙,脚下加快步伐。

夏天却是脸色一沉,止住脚步,将垃圾袋靠在墙壁上,转身回走。

“不要……”迎面上来的苏小小眼眶发红,带着一丝哀求。

“这与你无关。”夏天呼出一口气,正色道,“我就一保安,而你也不过是保洁员,再坏又能坏到哪儿去。”

说话间,他已经大步走过去,将之前开口的王姐拦住了。

“你干什么?”王姐声音尖锐,目光厌恶,“滚开。”

夏天盯着她,以一种平淡到极点,近乎轻飘飘吐出一句话,“滚尼玛逼!老子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你这个贱人!”

哗。

一片哗然。

周围所有人都没想到,夏天竟然会当众对一个女职员暴粗口。

最关键的是,这个叫王姐的女人,身份可不简单,乃是行政部的经理秘书。

行政部是干什么的?

这个部门的职责,就是监督和处罚员工,想要整治一个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你,你说什么!”

有些人就是如此,自我中心惯了,宽于待己严于律人,从来不去想自己有没有错。

王姐显然就是这类人。

 

那张浓妆艳抹的脸颊上充斥着不可置信的愤怒,猛然尖叫起来,“你敢骂我?”

“骂你?”夏天轻蔑的打量她,“老子还要揍你这个贱货,看你红的发紫的嘴唇,你特码刚刚吃了屎吧,或者你是吃屎长大的?”

话音落下。

周围一片寂静。

身后跟来的苏小小呆住了,正准备去拽夏天的老常也瞪大了眼睛。

至于王姐,彻底懵了。

要知道,她作为行政部经理秘书,也算有着不大不小的职权。

在公司里,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笑脸相迎的恭维。

何曾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恶毒的咒骂过。

足足五六秒,她才回过神来,浓妆艳抹的脸颊扭曲着变形,指着夏天像个泼妇般尖锐骂道。

“小杂种,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看着王姐扭曲的脸,夏天一点停下的意思也没有。

脸上的讥讽,愈发明显。

“骂你都想多听一遍,你得有多贱,听清楚了,满嘴喷粪的贱人,说你是贱人都是在抬举你,你特码就是一坨鼻涕虫混合失败之后的不明产物,怎么就生出你个屎壳螂和粪蛆的共生体……”

夏天脸上的厌恶之色越来越浓郁,甚至忍不住后退一步,用手指着对方的嘴唇。

“真尼玛恶心,既然喜欢吃翔就偷偷的吃,还尼玛留下蛛丝马迹,怪不得满嘴喷粪。”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王姐的……嘴巴。

而王姐,已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几乎没有一丝犹豫,用手去摸自己的嘴角。

然后……什么都没有。

恰在此时,夏天补刀的声音传来。

只有两个字,却是极其恶毒。

“傻!逼!”

这句话说出,周围不少职员全都脸色涨红,想笑又不敢笑,死死的憋着。

反观王姐,已经出离了愤怒。

她的脸色发青,由青转白,由白变红,脸色狰狞扭曲,上面铺的粉都在哗哗往下掉。

“啊……”

她忽然尖叫起来,像个泼妇一般冲来,照着夏天就是一记耳光。

“啪。”

夏天却是扣住了她的手腕,嘴角勾勒一抹浅笑,但绝不是在笑,声音像是寒冬般幽冷。

“思想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再敢动手,老子把你打成一坨臭狗屎!”

话音刚落,顺势一推。

王姐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哒哒哒,后退不止。

她又羞又怒,察觉到四周投来的一道道目光,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死定了,不管你是谁,你死定了,啊……”

她眼神怨毒,恨不得撕碎了夏天,尖叫跑向大厅里面。

夏天撇撇嘴,目光扫过四周人们,重新拎起垃圾袋,大步前走。

四周职员们兴奋了。

大新闻

小说文学

绝对是特大新闻!

可是不对呀?

那个保安……怎么敢和行政部做对?

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他和那个老保安一样,是安保部的保安。”

有人立刻给出了答案。

许多人顿时恍然大悟,面面相觑,皆看到彼此眼中的幸灾乐祸……又一个不知哪儿来的倒霉蛋。

因为,安保部的保安,只有两种人。

第一种就是新人职员,第二种……便是那些犯了错的员工。

无论是哪一种,都意味着刚才那个家伙快要倒霉了。

很多人都知道,就在今年年初的时候,百花集团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偷盗事件。

不仅丢失了大批的电脑,最关键的是里面储存着的商业文件不见了。

值得一提的是,百花集团原先的保安力量,全都来自于青海本市一家名为振华保安公司的员工。

百花集团与安保公司因为此事闹的很不愉快。

后来更是成立了安保部。

她们想要自己组织安保力量,通过人力资源组建安保部。

第三保安小队就是这样的存在。

可惜的是,其中不知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或者遇到了怎样的阻力。

如今的保安力量,仍然的保安公司的员工。

但安保部和第三小队也没有撤销,反而变向成了惩罚中层员工的‘流放之地’。

夏天并不知道,别的保安看他的目光带着敌意和鄙夷,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即便知道他也不在意。

“王花是行政部李总的秘书,她肯定会报复你的。”

倒完垃圾后,一直默默跟在夏天身边的苏小小忽然开口。

这一次,她脸上警惕的神色消失了,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歉意,“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夏天笑了,“和你无关,还是那句话,我就一保安,即便报复,也不可能开除我。”

苏小小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夏天摆手制止。

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刚才反应那么大,似乎很害怕,又很讨厌,难道那些保安经常欺负你?”

闻言。

苏小小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摇摇头,双手绞着衣角,低头不语。

看她如此,夏天面带沉思,随即一笑,“算了,再见。”

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苏小小抬起头,望着他的背影,精致的容颜有些复杂。

不过对于夏天而言,这件事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未往心里去。

然而。

当他返回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大厅门口仍然有许多职员没有离开。

显然,刚才的事情已经飞快传开了。

这些人的眼神复杂,惊讶,好奇,不屑,鄙夷……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夏天皱了皱眉头,看向老常,却发现对方朝他直挤眼睛。

嗯?

夏天一愣,这才发现,在大厅门口还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正是方才离开不久的王姐。

而另外是一个中年,约莫三十多岁,身高足有一米八,肤色黝黑,看起来极为强壮,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最重要的是,他也穿着一身保安制服,但是和夏天身上的保安制服有所区别。

不仅颜色更深,样式也不同。

“新来的?”当夏天走至近前,这家伙眯着眼睛,阴着脸,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喝问,“你叫什么名字?”

“夏天。”

夏天瞟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王姐,只见她目光阴骘,浓妆艳抹的脸上写满了怨毒之色。

“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你一个新人,就敢擅离职守?”

中年面色严厉,看起来大义凛然,“不仅如此,你还敢辱骂员工,谁给你胆子!嗯?”

根本不给夏天解释的机会,说完后,当即一声沉喝,“扣除你这个月的奖金,而且写一份书面检查交给我。”

顿了顿,他又道,“现在,立刻道歉!”

话音刚落,周围所有人齐刷刷望来。

然后又转向中年,再转移到王姐脸上。

目光在三人身上不停转换。

尤其是王姐,目光犹如毒蛇般阴毒,根本不掩饰脸上得意的狰笑。

“没听到我的话吗?现在,立刻,马上,道歉!”

看到夏天无动于衷,中年再次历喝。

“罗科长,消消气,小夏刚来……”

看到这一幕,老常赶忙上前求情,却不想话未说完便被中年历喝打断,“老常,你还想着替别人求情?他是新人不懂,难道你也不懂规矩?”

老常张了张嘴,面色无奈。

夏天却是明白了,这根本就是故意找茬。

当下,他的嘴角勾勒一抹嘲讽,说道,“不问秦红皂白就让我道歉,你倒是好大的架子,你谁啊?”

中年冷笑一声,“我是保安科副科长罗一鸣,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现在我命令你道歉!”

“你了解?”夏天被气乐了,用挑衅的语气问道,“我要是不道歉呢?你能把我蛋咬了?”
“……你能把我蛋咬了?”

当夏天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周围一片寂静。

简直静的可怕。

人们以一种夸张的表情望来,根本无法形容该是怎样的情绪。

只有一个念头。

这家伙太嚣张了。

要知道,对方可是他的顶头上司啊。

他还想不想干了?

不过也有人意识到,罗一鸣只是在公司挂职,他本身乃是振华安保公司的人。

当然,即便如此,以他经营的关系网,想要开除一个小保安,实在太简单不过了。

“你,你敢骂我?”

罗一鸣终于反应过来,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七窍生烟,“很好,现在在加上一条,辱骂领导,我要打报告要求开除你!”

“开除我?随你的大小便!”

夏天鄙夷一笑。

然后,他伸出胳膊,拳头握紧,最后竖起一根中指,“老子大不了不干了,你还能咬我的蛋不成?”

同样的两句粗口,却表达出了不同的意思。

周围不少人面色涨红,想笑又不敢笑。

“你,你……”

被一个小保安蔑视,如果说罗一鸣能淡然失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方语态中赤裸裸的羞辱,直让他双目喷火,拳头紧握,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动手狂殴对方。

但是,他不是白痴,更不是傻瓜。

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根本不可能有所作为。

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有摸清这个小保安的来历。

他凭什么敢如此嚣张,有着怎样的背景。

“好,很好,我现在就去人事部。”他阴狠的瞪了一眼夏天,转身就走。

跟在旁边的王姐却是有些傻眼,不过很快又变得得意起来,同时迈步跟了上去。

“小夏,你刚才太冲动了。”老常走上前来,有些无奈。

“没关系,还是那句话,大不了开除我。”

夏天无所谓的笑了笑,旋又好奇问道,“老常,他穿的制服,还有一些保安的制服,怎么和我们不一样?”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我来的时候遇到一些保安,那些人明显有着敌意?怎么回事啊?”

这一直是夏天心头的疑问,趁此机会终于问了出来。

闻言。

老常苦笑一声,“这并不奇怪,因为安保部和我们第三小队是公司的部门和职员,而别的保安……都是振华安保公司的员工。”

“原来如此。”

夏天顿时恍然,又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保安部门?”

老常没有隐瞒,“年初的时候,公司发生了一起偷盗案件,公司和安保公司闹的很不愉快,后来公司就成立了安保部,我们第三小队三十个队员,都是从别的部门抽调过来的,也可以说是犯了错误,降级过来的。”

“彼此监督?”夏天问道。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老常摇摇头,“具体我也不清楚。”

夏天若有所思,同时想到之前苏小小的反应。

他问道,“是不是安保公司的那些保安经常欺负苏小小,刚才她的反应很大。”

“呵呵。”老常笑了笑,嘴角勾勒一抹嘲讽,“何止是欺负。”

他没有继续深入,而是看了看时间,“走吧,该下班了,今天不去食堂,我们哥俩喝两杯。”

“好。”

夏天点点头,他本能的感觉到,这件事绝非表面那般简单。

接下来,老常拿出对讲机,让一个兄弟过来顶替,然后便与夏天走向街对面的一个小饭店。

“小夏,你要小心一个人。”

刚过了马路,老常便直言道,“罗一鸣也不过是条狗腿子,真正主事的人,还是保安科的科长李杰……”

李杰不仅是保安科的科长,同样是振华安保公司的小领导。

百家集团所有保安都归他管,就连第三小队在名面上也得听他指挥和调配。

除此之外,他还是行政部总经理,李艳文的侄子。

最关键的是……他一直都在觊觎苏小小。

虽然有许多高层打过苏小小的主意,但是被她连续拒绝之后,倒也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唯有一个人李杰不死心。

苏小小最初从一个文秘,降到业务员,又去仓库当点货员……一直到现在的保洁员。

都是此人暗中手脚。

其实公司有很多人对苏小小抱不平,但是却无可奈何。

没有人敢得罪李杰,更不敢得罪行政部经理李艳文。

那个王姐就是李艳文的秘书。

怪不得她如此嚣张。

怪不得苏小小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

但夏天仍然有许多疑问,看向众人,“这样报复一个人,难道公司高层就不管吗?任他这么胡作非为?”

老常摇摇头,叹息道,“你有所不知,苏小小被不断的调离岗位和降级,都是自己犯错在先,哎,她被行政部的人盯上,哪怕一点小错误也会被无限放大。”

顿了顿,他又道,“行政部门本来就是惩罚和监督员工,人家做的滴水不漏,即便是总裁和董事长也挑不出毛病。”

夏天沉默了,无言以对。

这时,老常又道,“据说在董事会中,也有李艳文的靠山,李杰不止一次仰仗着李艳文,祸祸公司的女职员。有些人不堪忍受,都被他得逞了。”

“你要小心李杰和他的狗腿子,那王花是李艳文的秘书,你羞辱她,肯定会报复的。”

夏天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小心。

他拧着眉头仰起脑袋,看着上空火辣辣的太阳,一双眸子中却闪动着冷光。

……

董事长办公室。

柳清清和秦岭挤在一张椅子上,两个人都是瞪大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中的画面。

画面中,夏天的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正在趾高气扬怒骂着王花:“……思想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

最后,画面定格在一根竖起的中指上。

两位大美女相互对视。

皆看到彼此眼中的那一抹……古怪。

“噗……”

“哈哈哈。”

然后两人同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起来,直接笑喷了,止都止不住。

两位大美女笑的前呼后仰,花枝乱颤,完全没有平日的一丝形象。

好半晌。

笑声收敛,但两人嘴角仍然勾勒着笑意。

“大小姐,这混蛋简直……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啊,我们要不整死他,简直天理不容。”

秦岭攥着小粉拳,大义凛然,“我们现在就能利用这个机会开除他。”

“对,绝不能放过这个搅屎棍。”柳清清举双手赞同。

一想到之前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两位大美女就恨不得咬上夏天几口。

然而,她们说出这几句泄愤的话之后,忽然同时沉默了。

许久之后,柳清清主动开口,“你真的打算开除他?”

闻言。

秦岭妩媚的脸蛋上也浮现一抹苦笑,呢喃骂了一句,“这个混蛋。”

说着,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即便没有他,过几天我也会让老常他们找机会挑衅,前天腾龙安保公司通知我,人员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入驻。”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奶头被男朋友嘬大,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