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2237浏览2653428本站已运行4229

被几个人折磨的虐乳文,小东西乖张腿皇叔疼你

哪怕小竹怎么安慰,简晴就是心死如灰。

最后小竹重重地叹息一声,“难道你就忍心让叔叔阿姨他们在你死后绝望不已?难道你就为了许骁而活?阿晴,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心态都要好,这才可能战胜病魔。”

简晴全身一震,是啊,她心死如灰了,但是父母呢?他们可是最宠爱她的,即使后来有了弟弟,但是父母对她的宠爱有增无减!

就算她只能活一天,也要开开心心去面对,让父母不要那么难受!

一周之后,医院方面给出了报告,简晴的父母、弟弟的骨髓都不合适她。

这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简晴的情绪变坏了,但是一周之后,医院方面又传来了好消息,有人有献骨髓,正好那人的骨髓跟简晴非常吻合。

终于于是医院方面马上做准备工作,得到了简晴、简父等人的同意之后,准备给简晴做配型手术。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简晴却特别的平静。

生死有命,一切都是命数。

不管她是死是活,这一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陪着父母到老。

……

这一天。

许骁坐在办公室里,他怔怔地看着窗外,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敲他的房门。

咚咚……

敲门声继续,许骁回过神来,那眼中的忧郁马上消失了,换成了平时的平静。

“进来吧!”许骁开口了。

是他的好友余向阳,他来到了许骁的身边,“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许骁淡淡地看了电脑屏幕一眼,“正在处理一些事。”

“哦……听说今天……简晴做手术了?”

许骁眯头,“你怎么知道?”

余向阳轻笑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你这段时间变了这么多,我一猜就猜到这了……”

“不要在别人的面前胡说八道!”许骁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冰冷地说道。

余向阳轻笑一声,“放心吧,这种事我怎么会说出去呢?不过……你真的不爱阿晴了吗?哎,我觉得她好可怜,你要不是我的发小,我就跟你闹翻了!”

余向阳是小竹的男朋友,而简晴是小竹的闺蜜,不管怎么样,他的立场,还是有些为难的。

“你滚,我要处理事情!”许骁冷冷地说道。

余向阳轻笑,“我看你魂不守舍,还不是因为担心阿晴?我说你啊,你要是真的爱阿晴,就算她得的是白血病……那也得陪在她的身边,这时的陪伴是最重要的!”

“说完了没有?你不走,我走!”许骁冷漠地站了起来,拿起外套披上,大步地朝外面走去。

余向阳连忙跟了上去,“呀,老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是去看阿晴吗?”

“去看阿凝!”

“靠!他妈的我真是瞎了,我的兄弟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许骁的身后,传来了余向阳的骂声。

半小时后,许骁路过人民医院。

今天,简晴就是在这间医院做的骨髓移植。

许骁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医院,冷淡地收回了目光,车子朝着家中缓缓而去。

回到了家里,戴凝正躺在床上看视频,见许骁回来,她挺高兴的,“怎么这么早回来?是不是想我了?”

许骁走过去,轻轻地搂住了她,吻了吻她的额头,“嗯,是想你了,你好点了吗?”

“呃,有些头晕,不过今天的状态比昨天好多了。”戴凝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嘛,我休养一两年,我们就可以要一个健康的宝宝了。”
许骁笑了笑,“你最懂我的心了,我让佣人炖了补汤,你喝了吗?”

戴凝妖娆一笑,“还没呢,还烫着。”

许骁看了一眼桌上的汤,那碗汤水果然冒着热气,他走过去端了起来,轻轻地吹了好几分钟,这才送到了戴凝的唇边。

戴凝幸福得快要死去了,“谢谢老公,老公,你真是体贴呢!”

她笑着捧过了那碗汤,轻轻地喝了几口,“对了……阿晴今天做手术吧?”

“嗯。”

“你想去看她吗?”戴凝的目光里有几分审视的味道。

 

“看她干什么?我又不是他的什么人?”许骁满脸不在乎地说道。

戴凝装作惆怅,感叹一声,“哎!其实我一直将阿晴当成妹妹,不管要我献出什么我都愿意,唯独爱情不能相让,所以……我对她真的非常的内疚。”

“傻瓜,这怪不得你,是我主动爱上你的。”许骁轻轻地抚着她的长发,“就算没有要求,我也会爱上你……”

戴凝的眼睛一亮,将那碗汤喝下之后,搂着他的脖子吻了起来。

许骁的眼底,却闪现了一缕冷光。

……

简晴的骨髓移植手术做得很成功,休养了三个月之后,简父给简晴办移民手续。

简晴虽然不喜欢国外,但是国内也没有什么东西、人让她留恋。

她能活下来就好了,简晴希望在自己这短短的余生里,能好好地陪伴家人。

只是没想到,在出国的那天,简晴会在机场里遇到了许骁和戴凝。

那天简父、简全提着行李箱,而简母则挽着简晴的手臂,小竹在一边抹泪送行。

“阿晴,你不要忘记我这个死党,有时间要回国看看我!”小竹红着眼说道。

简晴笑了笑,虽然她清瘦了不少,但是精神却好了不少。

“好啊,小竹,你是我这一辈子最要好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傻瓜,怎么能说这些话,我们都要好好的!”小竹连忙打断了她。

就在这时,一对恋人拖着皮箱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呀,阿晴?”有人轻叫了起来,声音娇滴滴的,十分肉麻。

简晴

小说文学

全身一震,她回过头,便看到戴凝挽着许骁的手臂,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

好几个月不见,天气渐暖,而戴凝越发的妖娆,许骁却瘦了不少。

“贱人!”小竹低声骂道。

简母、简父、简全的脸色自然也不是很好,毕竟许骁曾是简晴生命中最亲密的人,可是如今他却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呵呵,真是越不想见到的人越能见到,这世界真小!”简母冷笑一声,冷冷地打量着许骁,“许骁,我们真是瞎子,居然将阿晴的终生托付给你。”

“伯母……对不起!”许骁轻声地说道,看起来他真的像真心道歉。

随后许骁看向了简晴,简晴也看着他。

两人的目光对碰,而许骁的目光依旧冷清不已,简晴却不再是几个月前的她了,她平静了很多,也许从鬼门关上走了一趟,对于一切都看开了很多了。

然而一想到曾经拥有过的快乐、爱情,她的心还是还有痛的。

“算了,孩子们的生活都成定局了,不要再责怪他了。”简父说道。

简母瞪了他一眼,“你这个老好人!受伤害的可是你的女儿!”

一边的戴凝的笑容僵了僵,“伯母,伯伯,抱歉……我们也不想这样的,希望阿晴能快点找到了她真正的爱人……”

小竹气不过,一看到戴凝的妖精脸就万分的愤怒,她不由得冷笑一声,“戴凝,你不用假惺惺的了!你的心里一定很畅快吧!”
戴凝的脸色变了变,又可怜巴巴地摇头,“小竹,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没有这样想。”

“算了,我们走吧!”一边的简晴终于开口了。

她的眼圈微红,在她做完手术、恢复的期间,她还真的很希望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还隐隐期待着许骁回到她身边。

可是她现在更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愚蠢,这种男人,怎么可能会回头呢。

他的离开,不仅仅是因为爱上戴凝,估计还因为她得了白血病吧?

“你这个贱男!”简全却忍不住了,暴喝一声,一拳就砸向了许骁的脑袋!

许骁哪里会注意到简全的动作,他想避开,可是已来不及了。

简全一拳就打

小说文学

落在他的左眼眶上,许骁闷哼一声,身体被戴凝一扯,避开了简全砸来的第二拳。

简父连忙拉住了暴怒的儿子,“阿全,冷静一下!”

简全喘着气,红着眼吼道:“你们这对狗男女,骗走了我姐姐公司的股份,还将她甩得这么狠,伤得这么深,你们会有报应的!”

机场所有的人,都望这边看来。

许骁的眼眶被打得红肿,样子异样的难看,戴凝又心痛又生气,“阿全,爱情是不由人的,他也不想这样,你这样太过分了!”

“现在的小三,就会用爱情用借口,我祝你家十八代都被出轨!”小竹冷笑一声说。

“我还想将他往死里打呢!谁让他这样欺负我姐姐?”简全怒道。

简晴强忍眼泪,虽然她比以前很平静,可是看到一向乖巧的弟弟为自己出头,她怎么还能保持平静。

“好了,阿全……不要闹了,我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再说他的心不在我这里,我也不会强求,我们快走吧,一会儿就要登机了!”简晴拉住了弟弟,轻声地说道。

简全狠狠地瞪了一眼许骁,大步地朝通道走去。

许骁和戴凝是去M国度假的,只不过恰恰跟简晴他们同一航班而已。

在飞机上大家都风平浪静,而下了机之后,简晴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再也没有看一眼许骁。

这明亮宽阔的机场里,简晴和许骁不止一次出现在这里,曾经在M国度假的一幕,又完完整整地浮现出来。

心痛,还是心痛!

简晴以为,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重生之后会很平静。

可是没想到再次面对着许骁,她真的……太狼狈了,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世界,逃离没有许骁的地方。

可能有些爱,已深入骨髓了,就算换上了别人的骨髓,那又如何,难以忘怀的记忆,又入侵了新的骨髓,令她无法拒绝。

她曾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再也不会遇见许骁了。

两年后。

外公大生日,简晴一家回国,给外公庆祝了生日之后,简父联系了医院的院长,又准备给简晴做一次检查。

这两年来,简晴的身体还是很不错的,但是简父很杞人忧天。

简晴刚刚走出了家里,便有一部显眼的法拉利停在她的身边。

“阿晴,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吧?”车窗拉了下来,一张俊逸的脸庞出现在简晴的面前。

这个男人叫安杰,他是简晴的同学,在这两年来一直打电话、发视频追求她。

“不用了,我爸爸开车出来了。”简晴淡淡一笑,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

安杰下了车,笑容灿烂,“阿晴,为什么要跟我这么客气?快上车,上车……”

他没注意到的是,一双眼睛在不远处正冷冷地盯着这里。

赞一下
上一篇: 全是肉的糙汉文,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