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1600浏览2646812本站已运行4228

男主糙痞的肉宠文,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纤细的指紧握,眼中飞速闪过一丝贪娈。

那白色的药丸子是什么东西?

数百斤的骏马以那样的角度和力道摔下去,必是伤得不轻的。

可就吃了两粒糖丸般的东西,不过数息的功夫,竟然好了!

杜秋微笑着在马脸上摸了摸,才走到地上那唇带鲜血,死死闭着眼睛,不时抽搐一下的瘦弱蓝衣女子身边。

蹲下,搭了把她的脉。

筋脉寸断,五脏皆损六腑俱伤,长期营养不良,身体还天生带病。

有点棘手呢!

杜秋温声道:“想活,就睁开眼睛看着我。”

让她看看,她求生的意志有多强,值不值得她救,又值得救多少。

蓝衣女子眼皮颤了颤,却并没能掀开。

杜秋等了会儿,正准备离开时,她终于睁眼了。

渴望地望着她,她唇瓣微动,有形无声:“救我,我的命,归你!”

倒是个少见的聪明人。

杜秋自袖中再次拿出相同的药丸来,这次却只有一颗。

塞进蓝衣女子嘴里,她虚弱到近乎于死白的气色,很快恢复了不少。

这颗药足够让她撑到她动手救人了。

“三妹,你怎么样了?”白衣少女忽然带着婢女急匆匆跑来,满脸的焦急与担忧,“你看看你,姐姐就是担心你说话语气才重了些,你怎么就寻了短见啊!你,你真是傻丫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姐姐回去如何跟父王交代啊……”

杜秋揽着蓝衣少女看似不经意地换了只手,避过了白衣少女的触碰,她喊青篱道:“带她上马车!”

“是!”青篱应声,看也不看白衣少女一眼,就将人抱着蹿进了马车里。

“杜小姐,这……我妹妹身受重伤,我要带她去医馆,你看你是不是……”白衣少女略显为难地说着,望着杜秋的眼里有着假装的忐忑,深藏的愤恨与不甘。

她原本是想用这个看不顺眼的庶妹的死来栽脏杜秋的,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杜秋的马居然那么有灵性,宁愿自伤也不伤人。

这一点,相信多的是人看到。

婢女可以因为担心主子而胡言乱语,她身为雪城的郡主,却不能公然污赖天祈国的人。

本来打算任由那婢女嚷得天下皆知,再以给杜秋赔罪的名义将她灭口的。

只要杜秋纵马踩死雪城郡主的谣言传出这片围观者的范围,就绝对是众口烁金。

到那时,事

小说文学

情的真相如何也就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只是可惜了,也不知那婢女到底哪里惹了永夜太子,竟落了那样一个下场。

而策划了此次事件的她,注定是要白忙活一场了。

这天底下,除了三国帝君,恐怕没有几个人敢找永夜太子算帐。

杜秋懒洋洋的视线在面前的人身上一扫而过,随即一言不发地上了马车。

“……”马车从面前经过,白衣少女恨恨地握紧拳头,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杜秋看她那一眼很淡,淡到几近于无。

分明就没有情绪,但怎么就有种被藐视了的感觉?
将蓝衣少女玉灵殷送到医堂做完接骨手术,已是傍晚时分。

杜秋从手术室出来,旁边的案台上正翻看册子的青篱抬头道:“小姐,今天街上那女人是北方雪城的郡主玉兰雪,她仰慕倾王,因嫉妒你倾王未婚妻的名份才使计陷害。这册子上记着玉兰雪来京三月中所发生过的一切大小

小说文学

事仪,下面的人刚刚送来的。后续消息,也会在三日内送上来。”

“知道了!”杜秋颌首,摘下口罩,慢厮条理地解着身上的无菌服。

青篱问道,“那马上要宵禁了,我们今晚还去不去傅家?”

杜秋看了下窗外的夜色,道:“明天吧!”

她刚刚做完手术,有些累,而去傅家必然有几场硬仗要打。

先养好精神再说。

次日,天忽然下起雨来。

不大,却是淅淅沥沥的,给京城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纱。

傅家大门外。

 

青篱跳下马车,走过去拍门。

“谁啊!”门房的人将门开了一条缝,见是她立即缩回去,把门给关了。

很快,本来还安静一片的门那边,就哗啦啦地响作一片。

青篱气得脸发青,更加用力地拍起门来。

杜秋掀了车窗的帘:“青篱,躲开!”

“怎么了,小……”青篱不解,但不等她问完,就见傅家大门被拉得大开,一群佣人端盆的端盆,提桶的提桶,有人大声喝道:“快,快泼,给表小姐去去晦气,省得她再污了我国公府门楣!”

一大堆黑狗血兜头泼来……

青篱离得近,反应再快地跳开,裙摆上还是沾了一些黑黑臭臭的恶心东西。

而这边,年迈的车夫到底老辣,杜秋才一喊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那些狗血才泼下来的时候,就猛地双掌拍出。

所有的狗血顿时原地返回,扑了大门边那些下人一头一脸。有些还直接扑进了他们嘴巴里,熏得人当场干呕起来。

马车却没有沾上半点脏污。

“你,咳咳……呕……啊呸呸……”怎么吐都吐不完口中的恶心味道,管事的气急地指着趴在马车窗边看戏的杜秋,怒声道:“表小姐,我们好心帮你去晦气,你不感激就算了,竟敢这么对我们,你太过份了。”

杜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作声。

青篱却是火冒三丈的跳过来,照着管事的膝盖飞起一脚:“我靠!”

“啊!”青篱怒中出手,那管事的哪里能扛得住,当即膝骨一裂,惨叫着跪趴在了地上。

青篱却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仍然发疯了一样,照着他就是一顿狠踢猛喘,动作乱无章法,完全的泄愤招。

泄愤招,自是不留情的。

每一脚,必换来对方一声惨烈的痛叫,或是愤怒的咒骂,但每一次的骂声才开始就会被更凄厉的惨叫取代。

如此粗暴暴力的少儿不宜场面,惊得后面那一群气势汹汹而来的下人们,全都面色惨白地躲到了门后,没人敢吭声。

管事的早已痛苦不堪地倒在地上,抱着手脚蜷成了虾米。
好一会儿之后,青篱才算解气地呸了一声收回腿来,恶狠狠地说道:“姑娘我见你这老小子骨头都长歪了,这才帮你正正骨。姑奶奶我心肠这么好,施恩一向不图回报,不用谢!”

这话一出,藏在门后的一群下人们顿时有一半被吓得更惨的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了,有一半则当场被逗笑。但想到青篱的手段,转眼又吓得咬住了嘴巴。

有两个下人反应快的,连忙跑过来将管事的拉了回去,跟着‘砰’的关上了门,速度奇快无比,就像在躲瘟神。

青篱咬牙切齿地追上前去,泄恨地猛踢了大门一脚。

门后还来不及上栓的,一下子被她踢开了些,顿时就传来一群佣人惊怕的惊呼声。

他们合力又将门关严了,并飞快落了闩。

青篱黑着脸站在马车外,一脸可怜状地撒娇:“小姐……”

窗子里丢出一件长裙盖在她头顶上:“换好衣裳再来,不准弄脏我的马车。”

“可是小姐,这青天白日的……”青篱脸爆红,虽然朱雀街才住了几个大户人家,这时候街上也没人。但当街换衣这种豪放举动,她真的做不来啊!

“哪里来的青天哪里来的白日,明明在下雨。孙伯,走了!”杜秋喊了一声,飞雪已经主动调头往来路走了。

明明自己都提醒了她还没有躲开,虽然实力不低,到底是没有经过什么实战经验的。

不够警惕的过失,小事小错,大事大错。

必须纠正。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惩罚吧!

她里面不是穿了衣服么?虽然只是一件小兜衣,但是……又没人看。她只要能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这估计有点难。

杜秋幸灾乐祸地轻笑了声,旁边看书的孩子立刻丢下课本爬到她身上,揽住了她的脖子:“娘亲,闹闹要听你唱歌。”

“又要听歌?”杜秋笑着捏了下他鼻子。

闹闹昂着脸,清脆道:“要听,不要儿歌。”

“那……好吧!”杜秋想了会儿,搂住怀中的小宝贝,压了下声线,用浑厚的粗音,气势十足地唱道:“大河如龙群山如虎,长啸仰天长歌当哭,龙盘虎踞有钟有鼓,龙腾虎跃有文有武……”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孙伯低声喊道:“小姐!”

“何事?”

“太子殿下的车从对面过来了!”

“是么?”这么巧,昨天碰到,今天又碰到?

杜秋掀开帘子,果然看到对面那独特的无人驾驶的黑色马车朝这边而来。

细雨丝丝在空中织出成片的纱。

车子离这里还有点距离,仿佛雾里看花,如真似幻。

“退回去!”杜秋坐回车里。

古代的街除了官道,都不会太宽的。

朱雀街是私人住宅区,虽然住的都是贵族,但过道能供三辆马车并行已经算顶了天了。

但永夜太子的车辇很嚣张,有寻常马车两三辆那么宽大。就算他们的车能勉强交错而过,但他会让到一边给她过吗?

反正是没有人敢叫他让路的。

看在昨天,他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帮了她一次的份上,她让他好了。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小sao货屁股撅起来,年轻的小痍子免费观看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