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966浏览2883895本站已运行4415

她叫的越疼我越用力,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试看

秦无烟,真武健身会所,以及这个地下擂台的幕后老板,时年二十六岁。

那些闲得蛋疼,精力过剩的富家公子哥们评定的四大美女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也是最具有争议,具有传奇性色彩的一个。

传说14岁她就出社会打拼,从而成就了今天的地位,身价过亿,云州市名副其实的“一姐”,无数女人顶礼膜拜的偶像,学习的榜样。

她的美和其他几位美女不同,除了魔鬼般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外,多了一分岁月磨练过后的成熟风韵。

和她交往,就如喝一杯淳厚的酒,让人久久回味,让人欲罢不能。

阿彪可是对这个女人垂涎许久了,他每个周六都来这里打一场,可不全是为了打擂,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女人。

“呵,秦老板,每次你都是等我打完了才现身,就不能在台上观看我的神勇表现吗?”阿彪迎上去,半开玩笑地说道,眼睛盯着秦无烟那火爆的身材,体内烈火熊熊。

刚打完一场,正想找女人去爽一把,如果能把秦无烟上了,死也值了。可惜,秦无烟能混到今天这种地位,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上的。

“彪哥,您可是神勇了,我这擂台啊可就没办法做下去了。”秦无烟话里虽带着责怪的意思,但脸上微笑迷人,让人想生气都生不出来。

阿彪知道她话里的意思,讪笑道:“唉,没办法,是那些人太不禁打了,根本不过瘾,这不,我这精力还旺盛得没处发泄呢,正打算去找女人发泄去。秦老板,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鲜货啊?”

鲜货,就是新来的姑娘,最好是还未被人破过的,不过这年头找不被破的太难,一般没怎么做过的,都算是鲜货了。

秦无烟苦笑:“彪哥,我这里哪有那么多鲜货啊,今个是真没有,以后有了我再给您介绍怎样,不过您下次来可得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我仅给别人的医药费都要给破产。”

“哈哈……。”阿彪大笑:“秦老板真会开玩笑,以您的身家,想要您破产那可不容易,再说,擂台上技不如人,被打死也怨不得别人,是吧。”

“话是这么说,但毕竟你们没签生死约,所以死了人我可不好办。”秦无烟露出很为难的表情。

“秦老板,不好意思啊,下次我会注意,不就医药费吗,小事情,我出。”阿彪拍着胸脯,难得大方地道:“只要您给我找一鲜货就行,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秦老板,要不,你陪我吧。”

听到阿彪把话这么直白地说出来,秦无烟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阵大笑。

“咯咯咯……。”秦无烟笑得一阵花枝乱颤,笑得阿彪尴尬不已。

“秦老板,这很好笑吗?”阿彪很严肃地道:“我说的可是认真的,只要你肯陪我一晚,以后你这场子,彪哥我罩着了。有用得着我的地方,随叫随到。秦老板,这买卖可是很划算的。”

“咯咯咯……。”秦无烟笑得更欢了,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

“彪哥,你,你……,咯咯咯……,你真会开玩笑。”好一会后,她的笑声才缓和过来:“你要是不怕白爷的话,那晚上我给你留门,你敢来吗?”

“呃,白爷?”阿彪脸色一变,那张刚才盯着秦无烟还满是贪婪之色的脸,瞬间白了一分,然后讪笑道:“呵呵,秦老板,开玩笑,开玩笑啊,这事可千万别跟白爷说。那什么,有事我先走了,再见!”

“彪哥走好啊,不送!”秦无烟笑靥如花,优雅地挥手。

然而,就在阿彪一伙要走出这条走道时,走道的那一头一伙人迎面而来,刚好挡住他们的去路。

“马龙?”阿彪一伙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最前面带路的马龙。

马龙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阿彪,吓得紧急刹住脚步,脸现惊恐之色。

“怎么不走了?”余飞在后面问。

“飞哥,前面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就是阿彪。”王大军低声提醒了一句,阿彪这种大名鼎鼎的人,他自然见过,所以立马紧张起来,手摸进怀里,里面藏有一把早就准备好的钢锯刀,准备干起来时捅翻一个是一个。

终于找到了仇人,余飞脸色反倒平静下来,平静得有些可怕,锋锐的目光里,只有渗人的冷意。

“马龙,你特么来这里干什么?”阿彪带着人,一边走过来,一边问,狂傲的目光扫了后面的余飞几人一眼,问:“这些杂鱼是谁?”

马龙定在原地,脸色快速的变幻了几下,像是在做着什么抉择,突然他一咬牙,朝阿彪那边的人飞跑过去,嘴里大喊:“彪哥,干掉他们,他们是来找你报仇的,他就是余飞。”

“我草尼玛!”王大军怒吼,“刷”地从怀里抽出钢锯刀,就要追出去,被余飞拉住。

“飞哥,让我去剁了这狗杂碎!”王大军吼道。

“我去。”后面的李光手里也多了一把匕首,争抢着要冲出去,同样被余飞拦住。

“他跑不了。”余飞淡漠开口,示意王大军几人退后。

阿彪豁然停住脚步,惊疑不定的目光盯着跑过来的马龙,吼着问:“怎么回事?”

马龙冲刺到阿彪跟前,指着余飞道:“彪哥,他就是周朝胜的养子,余飞,来找您报仇的。”

“报仇?”阿彪抬头望向余飞,在看了一下余飞后面几个毛都没长全的家伙,突然大笑起来。

阿彪后面的牲口们也跟着大笑。

“哈哈……,就他们那鸟样也敢来找彪哥报仇,特么这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被踢踢傻了吧!”

“呵呵……。”大家都在笑,马龙就陪在旁边干笑。

 

“安静!”阿彪笑容一收,后面的人赶紧停止大笑,很快安静下来。

阿彪向后面的小弟要了一支烟点燃,然后吐着烟雾,一步步朝余飞走去,后面的小弟紧紧跟着,凶狠的目光扫视在余飞等人身上,仿佛一群恶狼贪婪地看着一群羔羊,随时准备着择人而噬。

王大军、李光和张小胖三人面对阿彪这伙人杀气腾腾的阵势,紧张得手心冒出了汗水,手中的刀握得更紧了,脚却在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
 

王大军三人毕竟只是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而阿彪却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大佬,狠角色。

面对阿彪释放出来的压力,王大军几人的紧张在所难免。

唯独余飞一脸的平静,眼里射出的目光除了冷,仍然是冷。

阿彪一伙走到距离余飞一米远的地方停下,阴鸷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视了余飞一眼,跟看一外星人似的,相当的惊奇。

余飞身上穿的廉价地摊货就不说了,脚下那双解放鞋简直亮瞎了他们的狗眼。

尼玛,这是从上个世纪穿越回来的土鳖吗,这年头,谁特么还穿解放鞋。

“烟姐,这哪里来的乡巴佬啊,竟敢来挑衅彪哥,这是不想活了吗?”后面,秦无烟身边多了几个女员工,这会都围过来看热闹。

小说文学

看着余飞一个土鳖带着几个毛的没长全的家伙来挑衅阿彪,她们不用看,就已经知道余飞等人的悲惨结局了。

“唉,好好的挑衅谁不好,竟挑衅阿彪这种狠人,这不是作死吗?”

周围的人要么对余飞等人鄙夷和冷嘲热讽,要么是叹息和怜悯。

唯独秦无烟盯着余飞,秀眉微蹙,一言不发。

她十四岁踏入社会,是个社会经历丰富的人,看人不会像周围的人那么肤浅。

余飞看似土渣,但是,那冷峻的面孔,坚毅挺直的鼻梁,锋锐冰冷的眼神,紧闭的嘴唇,都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男人气息。

尤其是面对阿彪一伙人的压力时,不但没有半点惊慌,反而平静得有些可怕,甚至那冰冷的眼神透射出一种死气,看着阿彪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对,死气,就是死气。

秦无烟突然哆嗦了一下,心里莫名其妙地冒起一丝寒意。

这个叫余飞的人,肯定不简单,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再细细一看,似乎这个男人整个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感。

这一刻,她对这个男人来了兴趣,想看看接下来他怎么应付阿彪这条恶狼。

“你就是余飞?”阿彪嚣张地喷出一口烟圈,然后怜悯的眼神望着眼前的土渣。

“我的家是你砸的?我老爹和姜妈也是你打的?”余飞无视他的问话,反而冷冷地反问。

阿彪脸色一沉,没想到这家伙竟敢不回答自己问话。

“草,彪哥问你话你他妈没听见吗,找死!”后面的小弟吼叫着就要冲上去。

阿彪摆摆手,示意后面的人安静。

“对,你家是我砸的,老头是我打的,老太婆的头也是我烧的,哈哈……。”说完,他昂头猖狂大笑。

余飞面无表情:“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后果?”阿彪一愣,停止笑声,眼睛盯着余飞:“后果?哈……,兄弟们,他在问我后果,哈哈……。”

“哈哈……。”周围的人跟着哄堂大笑,好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在西门桥的地界上,竟然有人问赫赫威名的彪哥后果,这尼玛不是脑子进水,就是脑袋被门夹坏了。

就连后面一些围观的人都发出鄙夷的嗤笑,敢朝彪哥问后果,一个乡巴佬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牛人了。

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大煞笔。

“煞笔,你家老子也砸了,那个不知好歹的老头我也打了,怎么地吧。”一个绿毛青年几步冲到余飞跟前,朝余飞嚣张地竖起一个中指:“来啊,你特么咬我啊!”

余飞嘴角一抽,轰然暴起,闪电般抓住绿毛青年竖起的中指一扭,“咔嚓”一声响,指头断裂的声音。

十指连心,一根手指硬生生被扭断,钻心的剧痛让他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啊——。”

惨叫声刚响起,更狂暴的攻击接踵而至。

一只铁手揪住那一头绿毛往前面一拉,一只巨大的拳头“砰砰”地轰在他面门上,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绿毛青年轰然倒下,就这么没有人任何反抗之力地被人干翻。

那一张刚才嚣张凶狠的脸,此刻已经是血肉模糊,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惨不忍睹。

看到周围的人背脊发凉,人人变色,就连阿彪也愣住了,这才意识到,眼前的土鳖是个狠人。

“天哪!”

后面,看热闹的几个女员工捂住自己的嘴,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叫声。

没想到她们刚才鄙夷的乡巴佬,比之阿彪的凶狠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草特么,敢打老子们的人,干死他!”这会,有人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发出充满戾气的咆哮,下一刻,阿彪手下的所有人如一群恶狼,张开锋利的獠牙恶狠狠地朝余飞扑上去,誓要将他撕碎。

余飞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咤”一声喝,人已经化作一道飓风,冲入前面蜂拥而至的狼群中,拳脚并用,开始大杀四方。

顿时,血花飞溅,惨叫声四起。

“飞哥,我来帮你!”没想到的是,余飞后面的李光大吼一声,第一个冲了上去。

“草,死光头,干嘛抢老子风头!”王大军也反应过来,心里大骂一句,赶紧挥舞着钢锯刀,吼道:“飞哥,我来了,干死这帮狗杂碎!”

反应最慢的张小胖也不甘落后,山一样的身体碾压了上去。

然而,当他们冲到近前时,已经没他们什么事了,所有人全被余飞一个人干脆利落的放翻,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痛苦惨嚎的人。

这一下,围观的人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而是心在狠狠颤抖。

一个人以这么快的速度干翻这么多人,而且心不跳气不喘,这特么是人吗,不,那是战神?

反叛过去的马龙吓得“蹬蹬蹬”后退,差点腿软瘫在地上。

一直盯着余飞的秦无烟睫毛往上一挑,心道:“果然不简单。”

看着眼前一幕,阿彪都禁不住脸色微微有些泛白,吃惊的同时很是意外,没想到这个土鳖这么能打,开始倒是小瞧他了。

不过,这还吓不到他。

一个人轻松干翻这帮手下,他自己也能办到,平常练拳的时候,比这更多的人他都轻松干翻过。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平常练拳,小弟们谁敢真正下狠手,所以输给他很正常,这里面水分很大。

而打余飞,他们可是没有任何保留地下死手,所以余飞的实力才是实打实的,没有任何水分。

小说文学

“麻痹,小看你了。”阿彪将烟头扔在地上,脚尖狠狠踩灭,拳头猛地一捏,骨节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
 

“小子,很不错,你有和老子一战的资格!”阿彪盯着余飞,脸上的横肉狠狠一抽,露出一丝狞笑:“既然你想报仇,那咱们就来一个痛快,上擂台,生死签,敢吗?”

后面的王大军急忙凑到余飞耳旁,压低声音道:“飞哥,这种生死约我听说过,一签下的话,那就生死由命了,您别上当。”

他这话说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没想到阿彪的听力惊人,竟被他听到了。

“哈。”阿彪鄙夷的冷笑:“怎么,这就怕了,那你还来报什么仇,回娘胎里吃屎去吧。”

“你……!”就算王大军惧怕阿彪,但也被这句话给激怒了。

“好,生死签。”余飞冷冷的声音吐出,让王大军脸色一变,急道:“飞哥,你三思啊。”

余飞没理会他,冷着脸走到阿彪跟前,没有一丝感情的冰冷眼神盯着他:“如何签?”

“哼。”阿彪脸上的横肉一抽:“想死我特么成全你。”说完这句,他朝后面一招手:“秦老板,准备生死签。”

秦无烟带着风情万种的微笑,轻盈地飘过来。

她的到来,立即将这里的杀意冲淡了几分。

“两位,来这里就都是我的客人,何必生死相斗呢,要不我做东,两位坐下来慢慢谈如何?”她的美貌迷人,她的声音婉转动听,如果是一般的人,恐怕还真狠不下心来拒绝她的建议,就连阿彪也不说话了。

然而,余飞冷漠的声音却拒绝了她的“好意”。

“跟我坐下谈,他还没资格。”

阿彪一听这话,火冒三丈。、

妈个比的,这话应该是他说的才对,一个乡巴佬有资格和他赫赫威名的彪哥坐下来谈吗。

“秦老板,准备吧。”阿彪大喝道,浑身杀气滚滚。

秦无烟无奈地苦笑了下:“好吧,来人,准备生死签。两位,请吧。”

“你特么别怂,走。”阿彪一甩手,转身朝前面走去。

余飞离去时,朝王大军吩咐:“那个马龙别让他跑了。”

“放心飞哥,那杂碎跑不了。”王大军盯着躲在后面的马龙,眼里尽是愤怒的寒芒。

“飞哥,你要小心。”李光和王小胖也走上来,小声嘱咐道,眼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担心。

毕竟阿彪声名在外,和他签生死签,一个不好,今天就把命交待在这里了。

生死签在一个地下室里签订,除了当事人双方外,还有第三方见证人。

这一次秦无烟少有地亲自做第三方见证人,签下自己的名字。

生死签其实就是一份免责书,签了生死签后,擂台上拳脚无眼,生死由命,死者一方不能找胜者一方任何麻烦。

签下自己的名字,阿彪将笔一丢,冷笑着道:“擂台上见,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能够多挨老子几招。”

余飞面无表情,淡漠地扫了嚣张狂妄的阿彪一眼,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让阿彪很是不爽,重重地哼了一声后,大步出了地室。

“余飞先生,彪哥就是这样的脾气,您别介意。”秦无烟走到余飞跟前,微笑着道:“不过,他这个人脾气虽然不好,但挺有实力的,在我这么这一共打了二十场,从无败绩。”

她这话像是在称赞阿彪,但何尝不是在提醒余飞不要螳臂当车,和阿彪生死斗,自己悠着点。

“谢谢提醒。”余飞淡淡地吐出四个字,转身也出了地室。

看到他出去后,一个披着长发,西装革履的男子凑上前:“烟姐,叫余飞这个乡巴佬,是真的活腻了吗?竟敢和阿彪签生死签,白痴啊。”

秦无烟却是淡然一笑:“高经理,我赌余飞赢,下他的注吧。”

“啊?”高经理愣住:“烟姐,这……,唉……。”

秦无烟是老板,她说的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别人劝也没有,所以他只能叹了口气:“好吧烟姐,那咱们就随便丢个两万吧。”

他的意思是,就当这两万拿去打水漂了。

“两万?”秦无烟笑容一收:“咱们可不是叫花子,加倍。”

“二十万?”高经理冒出了冷汗,二十万虽不算多,但也不少啊。

“不,二百万。”秦无烟淡定地吐出“二百万”三个字。

“二百万?”高经理一声怪叫,急道:“烟姐,二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啊,咱们就算是拿钱去打水漂,可也不是这么打的,要不五十万吧?”

“我的话不说第二遍,照做吧。”秦无烟的脸色冷下来。

“这个……,好吧。”高经理无奈,只好告退,下去安排了。

外面擂台,观众们听说阿彪再次上场,而且还签了生死签,许多人兴奋得嗷嗷叫,疯狂地下注,疯狂地尖叫。

当然,下注的人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是赌阿彪赢,因为阿彪就从来没有输过。

“麻痹的,军哥,小胖,你们身上有钱不,老子就赌飞哥赢。”看着所有人都不看好余飞,李光火大不已。

王大军和张小胖翻遍了衣兜,各自从兜里摸出几张票子,三个人的凑在一起,也就五百块。

这也太寒碜了些,都是帮穷鬼。

“五百块押余飞,全押了。”李光拿着五百块到了押注柜台,大声道。

押注的服务生还以为这家伙这么大声,压个好几十万呢,谁知一看是几百块,当场没笑喷。

“哎,我说小子,懂不懂规矩啊,五百块也好意思来押注,我们这的规矩,最低一万开押,拿着你的五百块滚蛋吧。”服务生抓起五百块就要扔出去,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拦住了。

“就让他押吧,全是押彪哥赢的,难得有一个人来压余飞。”领头看着李光,就像是看一珍惜的大熊猫似的,太稀罕了。

“呃……。”那服务生一想,也是,终于有一个押余飞的,不在钱多少,在于稀有。

“好吧,五百算你押了,这是票单,拿着。”服务生快速打下票单拍在柜台上:“呵,这是我开过的金额最小的票单,没有之一。”

李光横了他一眼,一把将票单抓在手中,离去时不爽地哼道:“等着瞧。”

看着李光离去的背影,服务生一脸的鄙夷:“还等着瞧,瞧你妹啊!押余飞赢呢,余飞今天能有命活着离开这里就算不错了。彪哥的狠辣手段,也就你这煞笔不知道。”

他这话刚嘀咕完,一只手啪地拍在柜台上:“开单,两百万,押余飞。”

“靠,两百万赌余飞赢,这他妈来了一个超级大煞笔……。”服务生暗道,但当他抬起头一看,脸色瞬间白了,惶恐地道:“呵呵,高经理,怎,怎么是您啊?你押余飞两百万,不是吧?”

“不是我押,是咱们老板烟姐。”高经理强调道。

“啊,烟姐?”服务生张大嘴巴,下巴都快掉了,半天都没合拢过来。精明能干的烟姐,怎么可能做这种超级大煞笔的事。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男朋友是军人,啪啪到哭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