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970浏览2883895本站已运行4415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少爷的惩罚里面放樱桃

王小天看到自己老妈气急败坏的模样,立刻一把将她拉住:“妈, 你这是做什么呀??小涵又没说错什么。

林秀娥手里的棍子被王小天夺走,立刻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我容易吗?还以为你从监狱回来会好好的做人,没想到你居然跟何香怡搞到了一起!”

王小涵一边流着泪一边开口道:“妈,自从哥从监狱出来,咱们这个家不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吗?你还想怎么样呀?”

王小天拉了王小涵一把:“别说了,香怡的事情不准再提,这要是让别人听了去人家香怡还怎么做人。”

他说完之后拿起外套转身走出了院子,他来到河边看着这一片山地陷入了一阵沉思。

“小天,这片山地如果要开发恐怕会花不少钱,你真的想好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刘二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二宝,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只要负责带着人开发就好,我明天就到乡里面去贷款。”

王小天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他对自己的技术是极其有信心的,所以他并不担心投资下去的钱会打水漂。

隔日一早,王小天到村长家打了一张证明就直接去了乡里的银行。

“小王,如果你是真的是搞农业发展,这个钱我会考虑的,但由于没有好的房屋抵押可能会少一点。”

费了许多口舌后银行的管理人员一脸遗憾的开口说道。

“刘主任,正在忙着呢?”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回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王明贵背着皮包走进了银行主任的办公室。

“明贵,我早就听说你要来一直在这里等你,你们村刚好有个村民来办贷款,所以耽搁了一会儿。”

刘主任看到王明贵后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显得特别客气。

王明贵看了一眼王小天立刻似笑非笑的开口道:“刘主任,我一个公司高层管理来贷款都要走好多程序,没想到你们这里有个前科的人也可以贷款?”

他一边说着鄙视的看了王小天一眼继续开口道:“这个人刚从监狱里面出来,你觉得钱到了他的手里会怎么样呀?”

刘主任听了这句话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小王,你今天先回去吧!贷款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我今天还有点事。”

他刚才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下信息,根本就不知道王小天蹲过监狱,当他听到王明贵的话,立刻决定重新考虑这笔贷款。

王明贵一脸得意的开口看着走出办公室的王小天,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他早就听村里面的刘二宝说起,王小天想要开发村里面河边的山地,他今天就是特意来破坏他贷款的事情的。

“王小天,就凭你,还想承包山地搞一番事业?这个年头不是努力就有成就的,多少讲点关系。”

王明贵跟着王小天走出办公室,站在他身后一脸得意的开口道。

王小天接触到他的挑衅的目光,立刻知道怎么回事了,“没想到你消息都挺灵通的。”

“在村里面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别以为你学了两下子三脚猫功夫就能一手遮天。”

王明贵说得一脸嘲讽,王小天虽然恨得牙痒痒,但这里毕竟是在银行,他尽量忍在心里面的怒气。

“小天,秦玉说你来银行了我还不相信呢!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就在这时,香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王小天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香怡正穿着一身朴素的碎花衣裤站在不远处。

王小天立刻开口道:“这件事情一言难尽回去我再告诉你,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香怡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我是过来看看上面下来的扶贫补助的。”

“香怡,你家就靠着这一点扶贫补助过日子呀?看来你还是真该找个男人了,至少有个依靠。”

就在两个人谈话之际,张彩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又开口道:“哎!虽然我们家家庭也不算富裕,但至少还有明贵撑着。”

她说话的口气显得傲慢,完全一副有个儿子了不起的模样。

香怡听到他的话后并不理会,立刻拉着王小天走到一边,将手中的红本本塞给他:

“小天,这是我们家的房产证,我知道你今天是来贷款的,也许这个你可以用得着。”

王小天看着手中的红本,心里面感动的不得了,香怡为了自己贷款,居然将自己家的房产证也拿了过来。

在农村这种地方来说,房产证就相当于所有的家产,他又怎么不感动呢!

他立刻将本子塞到她的手中:“嫂子,这个真不用,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赶紧回去吧!”

“哟!王小天,看来你的人缘还真够差呀!连寡妇都跑来帮你,你让我怎么说呢!”

不知何时,王明贵和张彩凤已经站到他们的身后,王明贵带着讽刺开口道。

 

“香怡,俗话说得好,嫁男嫁汉,嫁衣嫁饭,我看你呀!八成是压错宝了,一个蹲监狱的人能给你什么?”

张彩凤拉了王明贵一把:“这贱女配狗天长地久的事你就别管了,赶紧去弄你的贷款吧!”

王小天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有些不爽的开口:“王明贵,做人不要得寸进尺,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兄弟,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呀?到县城来也不给哥打个电话!”

雷老虎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王小天转头开口道:“虎哥,你怎么来了?原本打算等一会儿去找你的。

王明贵看到雷虎立刻被吓得往后缩了一下,面对眼前的这个人他并不陌生,心里面立刻生出了畏惧。

王小天看了雷虎一眼:“虎哥,我这不是准备开发灵阳草的种植吗?所以就……”

“兄弟,你是想要来这里贷款吗?缺钱和哥说一声不就得了!这银行的钱有一半都是我的,不用走这些复杂程序。”

雷虎抬头看了业银行的大门,立刻转头看着王小天开口道。
 

王明贵和张彩凤听到雷虎的这句话,立刻惊讶的张大嘴巴。

张彩凤立刻拉住王明贵开口问道:“明贵,眼前这个秃头是不是王小天的同党?他的那些钱应该都来路不正吧?”

她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不小 刚好被雷虎听见,他眉头瞬间皱了皱一脸不悦的看向她。

王明贵立刻被吓得拉了一下自己家的老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说话也不分场合。”

王小天看雷虎生气的模样,眼神复杂地回头看了张彩凤一眼没有说话。

他知道张彩凤摊上大事儿了,但是这样嘴碎的女人,是该得到一点教训。

雷虎阴沉着脸一步步走向张彩凤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的钱来路不正?”

张彩凤被他阴冷的气场吓得倒退了一步:“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随便说说?你随便说说还真是说对了,我只要手指头一勾,足够你在地里辛苦一年,你们在银行贷款有我的利息,你能这样想我也不怪你。”

雷虎说完这句话转头阴沉的看了王明贵一眼,立刻转身拍了拍王小天的肩膀:

“兄弟,马上开发灵阳草的种植,钱不是问题,我可以首期给你投资10万。”

雷虎的这句话立刻将张彩凤惊得张大了嘴巴,10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同样是在你们家银行贷款,为什么你可以资助他10万块?”

张彩凤根本就不是知道事情的来源,立刻不知死活的开口对着雷虎问道。

“妈,你闭嘴,这是人家雷老板的事情。”王明贵此刻也是无奈到了极点。

“儿子,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你们同样都是在这家银行贷款,既然在银行的钱有一半是他的,为什么就不能资助你?”

张彩凤还是不了解,于是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她以为在这家银行贷款的人都会受到资助。

雷虎皱了皱眉头:“我今天总算是见识了,没文化真可怕,这句话的意思。”

王小天和香怡此刻有些忍不住想笑,但又不敢直接笑出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苦苦的憋着。

“雷老板,你怎么来了?真是有失远迎,还望不要责怪。”

正在气氛陷入尴尬的时候,刘主任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点头哈腰的开口道。

雷虎一脸不悦的看着他道:“刘主任,这银行大部分的钱都是出自我这里,贷款的事情必须经过我的审核,否则任何人别想拿走一分钱。”

他说完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王明贵和张彩凤,又继续开口道:“我的贷款是要用在发家致富上面的,像这些没脑筋的人你就不用去理会了。”

刘主任立刻点了点头:“雷老板,你说的极对,以后按照你的要求下款就

小说文学

是了。”

雷虎听到这句话满意的点点头,晚上走到王小天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天,咱们哥俩也好久没见了,要不找个地方喝两杯去,顺便带上你女人到城里买两件衣服。”

他说完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站在王小天身边的香怡,看到她身上朴素的衣服,不禁摇了摇头。

王小天听到他的话后一时语塞,过了半响才开口道:“虎哥,这是我嫂子。”

“哦!”

雷虎哦了一声,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打量了一下香怡,然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三个人走出银行,在附近的饭店要了几道小菜便喝起了酒。

雷虎刚尝了一筷子菜立刻皱起眉头:“还家常小炒?这菜的味道还真是难以入口。”

香怡也随即尝了一口开口道:“这些菜的味道的确不好,要不我去给你们炒两个吧!”

她之所以会这样做,只是因为雷虎帮助过王小天,她多少有些感动。

雷虎听到这句话立刻拍手叫好:“这个主意不错,我去给厨师打个招呼,大妹子,你就尽量施展你的厨艺好了。”

王小天立刻开口阻止道:“虎哥,香怡嫂子一直是在农村,我怕她做的菜不合你的口味。”

“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所以对农村的菜很是怀念呀!今天能尝到农村的口味,也不枉咱俩好好的聚一场。”

雷虎这句话一出王小天再也没有什么反驳的,立刻点了点头。

香怡在厨房里面忙碌了半个小时,一桌子的家常小菜就已经上桌了,色香味俱全,完全不亚于大酒店里面的风味。

雷虎尝了一口后,立刻心情愉悦的开口道:“这菜的味道真不错,要是在城里开一家饭店那可是要挣大钱的。”

“雷老板,过奖了,这些都是我们农村常见的家常菜,我也是随便做做,还望你别见笑。”

香怡客气的开口说道,由于紧张脸上染上了两抹好看的红晕。

雷虎静静的打量了一下香怡:“大妹子,等灵阳草种植完之后,叫小天在浦河县给你开个农家乐,钱我来投资。”

“这可使不得,我只是一个农村妇女,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香怡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浓了。

“那就等你想好了再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只要能赚钱的项目我都会忍不住投资。”

雷虎说完之后便开始吃起了桌上的饭菜,王小天则是在心里面想着雷虎刚刚说的话。

现在市场经济的趋势慢慢好起来,城里面人想要吃到纯天然的农村味道的确是有些困难,在城里开这样一家农家馆说不定生意还真的会兴隆。

回村的路上,王小天考虑了半天开口道:“香怡嫂子,我觉得刚才雷老板的提议蛮不错的。”

“那是人家的客套话,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现在这一部分资金解决了就是大事。”

香怡根本就没有将雷虎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在她看来,雷虎不过就是说说客套话。

“小天哥哥,你和嫂子这是上哪里去呀?”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他们的对面响起。

秦玉也刚好向回村的车子走来,脸上带着娇俏的笑容,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

王小天看了秦玉一眼道:“我们到城里有点事,你脸色这么难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秦玉有些躲闪,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来城里检查了。”

香怡看到秦玉后一直都低着头,她知道自己原本就是一个不祥的女人,和王小天在一起怕招别人的闲话。

秦玉转头看了香怡一眼:“嫂子,看你脸色这么苍白,该不会也是来瞧病的吧?”

香怡摇了摇头道:“小玉妹子,我是来领村里的扶贫款的。”

王小天这个时候才发现,香怡没有前几天看上去那么水灵漂亮,而且还有一些憔悴。

他有些担忧的开口问道:“香怡嫂子,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香怡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什么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感觉身体有些乏。”

王小天仔细打量了香怡一眼,发现她额头上还有细小的皱纹,才几天不见香怡就如此憔悴,他立刻在心里想着是不是该给香怡买一套化妆品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回村的车子停在他们的面前。

香怡拉了一把王小天:“咱们快上车了,每天就这么两班车错过了就不好了。”

秦玉在后面看着香怡拉王小天,心里立刻有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她立刻抢先上车,走到两个挨着的位子前坐下。

王小天刚付完钱走过去,就被她一把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天哥哥,我们都有好几天没见面了,我想和你聊聊。”

香怡原本身边也有一个空位,但这个时候她却不敢伸手拉王小天,只是有些不自然的一个人坐在那里。

“香怡嫂子,我和小天哥哥聊一会儿天,你应该不会有想法吧?”

秦玉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香怡的眼神有些挑衅。

“当然不会了,你们聊吧!我这边坐一会儿就可以了。”香怡原本在村里就不受待见,也不敢说话得罪秦玉。

王小天当然看得出秦玉是故意的,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好说破,只能坐在她的身边。

“小天哥哥,我知道那天是我妈不对,不过也许她是知道我喜欢你才会那么冲动的,其实那天在河边……”

秦玉咬了咬嘴唇说到这里便将话停住了,眼睛里面的躲闪王小天看得一清二楚。

“小玉,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尽管说,关于那些开玩笑的话就不要提了。”

王小天当然知道秦玉想要说什么,只是当着香怡,他也不好将话说得太直白。

秦玉听到他的话后,立刻闭嘴不提那天河边的事情了,毕竟这个时候有香怡坐在隔壁的位置。

来到村口几个人下了车,秦玉拉住王小天的胳膊有些念念不舍道:“小天哥哥,我就先回去了?”

她一边说着还不禁抬头都看了王小天一眼,娇俏的脸憋得有些通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王小天点了点头,便转头对香怡说道:“香怡嫂子,我先送你回去,看你脸色不好看一定是生病了。”

秦玉听到王小天说出对香怡关切的话,立刻有些恨得牙痒痒,她原本就喜欢王小天,可他对她却如此冷漠!

香怡回头看了秦玉一眼,刚好对上她那双有些愤恨的目光。

香怡这才转头对王小天道:“小天,我最近可能只是感冒了,所以你不用送我。”

王小天道:“别闹小性子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他这句话说的无比温柔。

香怡只感觉到全身一震,完全没有了拒绝的借口,只有转身朝自己家的院子走去。

王小天走进院子立刻迫不及待的开口说 道:“嫂子,你快进屋我有话要问你。”

香怡看

小说文学

到他急切的模样,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小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王小天拉着香怡快速的走进房间将门关上,“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在别人面前不方便说。”

香怡心里在猜测着王小天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她甚至想好,如果他对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要怎么拒绝。

王小天看到香怡绯红的小脸,立刻就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

他将门关好才开口道:“嫂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问一下这块玉的来历。”

王小天说着已经将那块碧玉的玉拿出来递到她的手中。

香怡看着手中的玉有些疑惑的开口:“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我之前就说过这块玉是我妈留给我的。”

王小天道:“我怀疑这块玉里面藏着驻颜秘方,所以,如果我们解开这块玉的秘诀,那就有赚不完的钱。”

“真的吗?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玉,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带着这块玉的时身体总是处于一种很好的状态。”

“这就对了,你快将院子的门关上,我要好好研究一下,这玉里面藏着的灵气到底属于哪一类的。”

他之前在监狱里面学过各种玉器,但是驻颜秘方配置在玉里面是要有一定的讲究的。

香怡听到他的话后,立刻跑到院子门外张望了两眼,确定没有人之后顺便将门从里面抵上。

院子的门刚刚被关上旁边的竹林里串出一道娇俏的身影,不怀好意的看了院子门一眼。

香怡并没有发现这一幕,回到房间后立刻疑惑的开口问道:“小天,你说的什么驻颜秘方我根本就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王小天开口道:“香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块玉一定不是你家祖传的,有可能你妈之前认识过什么高人,这块玉就是出自他那里。”

香怡仔细的想了一下开口道:“以前跟我妈来往最密切的,这是青城山道观里面的尼姑,记得小时候她经常来我们家做客。”

王小天将玉拿在手中仔细观察,发现这块玉的内部藏着一股奇特的灵气,显然是出自修道之人之手。

他立刻将玉递给香怡:“你赶紧将这块玉带上,过十分钟我就知道答案了,也许十分钟之后你额头上的细纹都会消失。”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她叫的越疼我越用力,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试看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