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5438浏览2911306本站已运行4423

硕大还在体内抱着下车,别在车上,啊,别,太深了

在中年人身边,还紧跟着两名身材姣好的美貌女郎,这两名女郎全都身穿紧身皮衣,将她们窈窕火辣的身段显露无疑。

这中年人五十多岁,秃顶,身材微微有些发福。

一看到中年人出面,金一眼激动的快要哭了,他转身看着沐风,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你敢毁掉我的古玉,我要是不让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我就跟你姓!”

金一眼说完,几步冲到了那个中年人身前,哭喊道:“沈爷,您终于来了啊,这个小子不光断了我的手指,还毁掉了我一块价值数千万的玉佩啊!沈爷,这本来是我打算孝敬给您的啊。”

“什么人啊,胆子这么大,还敢在古玩街挑事?”中年人傲慢的昂着头,他吐出了一口烟气,将手里那杆碧玉打造的烟杆放了下来,看向了事主。

当他看清沐风的样貌时,中年人明显哆嗦了一下,手里的那根古董级的烟杆因为这个哆嗦,跌落在地上,摔成了两截。

怎么是这位爷?

中年人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

“沈万青,你的派头挺大啊。”这时候,沐风也站起了身,他的双眸中闪烁着一抹狠辣之色,看的沈万青心惊胆战。

金一眼的话,无疑是触碰到了沐风的逆鳞!

他前世,亲身经历过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这八个字,已经成为了沐风心中的禁忌之语。

“小子,我告诉你,眼前这位,就是我们海王珠宝商会的沈会长!”

“现在给你一条生路,自断双腿,赔偿三千万!”

金一眼似乎忘记了断指剧痛,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发泄刚才压抑住的怨气。

“啪!”

就当金一眼喊的兴起时,他身旁的沈万青突然一个转身,一记耳光抽在了金一眼的脸上。

这一巴掌,彻底把金一眼打懵了,他捂着脸颊,一脸震惊的看着沈万青,支支吾吾的说道:“沈会长,您……”

“沐先生,我实在不知道是您啊。”

小说文学

沈万青哪里有心情理会金一眼,他跑到沐风面前,直接跪了下来。

眼前这一幕,让姜筱雨惊得张大了嘴巴。

她虽然还没毕业,可是因为进入娱乐圈的关系,对海王市不少富豪都听说过一些。

眼前这位沈万青沈会长,那绝对是海王市的大佬之一,他把控着海州省三分之一的古玩市场,资产数十亿,古玩珍宝更是不计其数。

甚至外界传闻,他手底下还有一大帮挖坟盗墓的亡命之徒,就连海州省的黑道大佬,都不敢轻易招惹沈万青。

可眼下,这位海王市的大佬,竟然跪在了沐风身前。

姜筱雨使劲掐了掐胳膊,疼,这不是在做梦!

她实在无法将眼前的一幕联系在一起,毕竟沐风在学校里的表现,真是太过平常了。

沐风现在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瞥了沈万青一眼,冷声说道:“给我滚到一边去。”

沈万青的心猛地一颤,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跪着移到了一边。

他的心里暗暗叫苦,眼前这位小爷,那可是一位先天高手啊。

放眼海王市,谁能得罪的起?

“刚才你说,让我家破人亡?”沐风望着金一眼,他那双锐利的眼眸,让金一眼有些不敢直视。

现在就算他再傻,也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

他实在想不出,到底是何种大人物,才能让沈万青下跪。

“我,我。”金一眼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的嚣张跋扈,此时此刻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噗!噗!”沐风一弹指,两股气劲直接打碎了金一眼的膝盖。

金一眼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冷汗簌簌而落。

“既然你喜欢看人家破人亡,我就让你亲自体验一次。”

沐风低头望着沈万青,问道:“他有多少资产?”

沈万青战战兢兢的说道:“大,大概有五千多万。”

“既然你来了,那我也安排给你一点事做。”

“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一无所有。”

“如果你没做到,我就亲自让你体会一下。”

沐风每一句话,都带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

沈万青内心一阵狂喜,既然沐风这么说,那说明他躲过此劫了,沈万青忙不迭的点头,保证道:“沐先生尽管放心,一天之内,我保证让他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沈万青说完,冲着自己的手下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砸,只要是金一眼的店铺,全都给我砸了!”

金一眼瘫倒在地,就连膝盖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一直和沐风离开古玩街,姜筱雨才从震撼中缓过神来,她凝望着沐风,颤声说道:“沐风,谢……谢谢你。”

“道谢就不用了,举手之劳。”

沐风摆摆手,截停了一辆出租车,他回过头,就看到姜筱雨用一种小迷妹般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沐风笑了笑,说道:“你再看下去,我就要收费了。”

“啊。”姜筱雨俏脸一红,有些局促的低下了头。

“回学校吗?”沐风又问。

“回。”姜筱雨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烫。

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对男人有了心动的感觉。

坐在出租车里,姜筱雨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我要是现在表白,会不会太不矜持了?”

“我该怎么说?”

“难道和剧本里那样,感谢大侠救命之恩,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吗?”

就在姜筱雨的思绪在天马行空的转变时,出租车已经停在了海王大学的门口。

自从跳楼事件后,沐风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

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还不知道海王大学会采取怎样的反应。

进了校园,沐风拒绝了姜筱雨晚餐的邀约,回到了宿舍。

虽然他的家距离海王大学不远,可学校的制度,还是不允许他跑校。

“胖子!你到底行不行啊,你是不是在练英雄?”

“放屁,你没看我刚才秀的那把操作吗?”

“秀到泉水里了?”

沐风推开门,就看到三个舍友正抱着手机玩游戏。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一个头发乱如鸡窝的胖子抬起头,看到了沐风。
“沐风,你怎么回来了?”胖子放下手机,站起了身。

这个胖子叫董建,算是沐风少数欠下情分的几人之一,董建平日里和他并不算熟,只能算是一个宿舍的舍友,甚至还不是一个院系。

可自从沐八八风出事后,董建东拼西凑,不惜将自己最心爱的手提电脑卖掉,硬塞给了沐风九千块钱。

当时的九千块,算是让沐风父子过了一个不算寒酸的新年。

尽管新年之后他们投湖自尽,可这九千块的恩情,却让沐风记忆犹新。

看到董建,沐风的情绪略微有些激动,以他现在的定力和修为,已经很少有什么能够波动到他的情绪了。

另外两个舍友,瘦高个叫王欢,戴眼镜的叫尚有志。

这个尚有志曾经是沐风在海王大学最好的朋友,也是他,让沐风卷入了校园贷的风波中。

当然,那是曾经。

“沐风,你可以啊,我听说你竟然打断了赵宇的腿?”开口的是王欢。

见到沐风不吭声,王欢又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倒是轻松啊,打了人就躲起来,让我们给你背锅,你知不知道高永峰这几天来过多少次?”

高永峰是海王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在海王大学的名望非常高,而他的父亲,则是宏光集团副董事长,身家十几亿,在海王市算的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沐风。”这时候,尚有志也站了起来。

他有些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递给沐风说道:“沐风,这是我借你的两万块钱,咱俩可是两清了啊。”

“两清了?”沐风眉头一挑,内心冷笑了一声。

以前的沐风还看不清尚有志的嘴脸,可是他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当初尚有志让他帮忙贷款两万,肯定是故意为之。

为的就是让他陷入那无限的套路中。

“尚有志!你这是什么意思?”一旁的董建发怒了。

他几步冲到尚有志面前,一把撕住了尚有志的衣领。

尚有志使劲挣脱开董建的撕扯,骂道:“胖子,关你什么事?”

“沐风还不是帮你贷款,才落到这种地步?你现在是想撇清关系吗?”董建气的胸口起伏。

尚有志振振有词道:“那是他自愿的,而且我怎么知道他会为了还款又去反复的贷款呢?”

一边说着,尚有志一边退后了几步。

沐风打断赵宇双腿的事,他也听说了,尽管他有些不相信,可这种传闻,还是让他不敢太过接近沐风。

对于这种渣滓,沐风并不想让他体验肉体的痛苦,这种人,必须要让他尝尽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苦难,用最悲惨的方式死掉才行!

沐风接过钱,说道:“你说得对,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尚有志见到沐风这么容易说话,不由大喜过望,他哈哈笑道:“沐风,还是你最了解我,我能是那种人吗?”

董建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尚有志,他实在没想到,尚有志竟然是这种人。

王欢在一旁冷嘲热讽的插嘴说道:“咱们的沐风不愧是高才生,知道怎么取舍,现在这个时候,能回本两万算两万,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啊。”

一旁的董建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王欢和尚有志,现在的他,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他担心再听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动手打人。

董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了胸口的怒火,对沐风说道:“沐风,你今天来的正好,元旦晚会马上开始了,咱们一起过去吧,省的看到这俩王八蛋,心里窝火!”

“好。”沐风微笑点头,从始至终,他脸上不带丝毫的情绪。

放佛刚才王欢和尚有志的话,他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等到沐风和董建离开,王欢心里不由嘀咕起来,他抬头看了看尚有志,说道:“你有没有感觉沐风和以前不太一样?”

“可能是失恋的关系吧。”尚有志冷笑一声,说道:“欠下这么多钱,女朋友又和他分手了,没精神崩溃已经不错了。”

“哈哈哈,你说的也对,谁让他找了一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呢?”

“我可是听说咱们的高永峰主席已经打算动手了。”

“那这次的元旦晚会有意思了,不知道他的精神会不会彻底崩溃掉。”

海王大学元旦晚会,一向是海王大学最大的节日,在这一天,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会将自己最好的衣服最好的配饰穿戴在身上,与其说是元旦晚会,不如说是炫富大会来的准确。

下午五点钟,海王大学大礼堂已经是人山人海,这个可以容纳五万人的大礼堂,此时略微显得有些拥挤,无数身穿华丽礼服的男女生穿梭其中,载歌载舞,欢声笑语。

元旦晚会是学生会自发组织的活动,每一届的内容都差不多,无非就是各院系之间的联谊舞会,不少男女生也能通过这种活动,互相认识,进行深度交流。

看着眼前的莺莺燕燕,沐风感觉自己和他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在前世,他也和这些学生一样,无忧无虑,享受校园的美好生活。

“哟,这不是沐风吗?”沐风刚踏入礼堂,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刺耳的声音。

他回转过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阿玛尼西装的青年正冲着他微笑,他的笑容里,充满着一丝冷漠与嘲讽。

高永峰!

看到这个青年,沐风那犹如镜面的心境不由荡起了一丝涟漪。

在前世,沐风对高永峰简直恐惧到了极点,他和父亲最后跳湖结束生命,便是高永峰的逼迫。

在海王大学甚至是海王市,高永峰都拥有很庞大的关系网。

高永峰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会龟缩一辈子呢。”

这边的冲突,吸引了不少学生侧目,当他们看清是沐风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带有一丝幸灾乐祸。

沐风的大名,在学校里可谓是无人不晓,不光以海王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海王大学,他的女友更是海王服装学院的校花。

而最让他出名的,还是他那起跳楼事件,几乎闹得全校皆知。

“我曾经说过,你配不上肖雅,你还记得吗?”高永峰走到了沐风身前,他的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八八左右,比沐风高出了半个头。

高永峰的话,倒是提醒了沐风。

沐风抬头看了高永峰以前,说道:“是你指使尚有志骗我贷款的,对吧?”

“是又怎样?”高永峰很享受这个过程,他凑到沐风身前,小声说道:“你要是早听一句劝离开肖雅,现在你就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不过也无所谓了,肖雅现在注定是我的女人,而你,注定成为社会最底层的渣滓。”高永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劳力士手表,笑道:“你来正是时候,再过几分钟,肖雅应该就到了。”

“到了那时候,我让你亲眼看看她是怎么投入我的怀抱。”

“你是不是很生气?”

“你是不是很想打我?”

高永峰的语调越来越高,引的周围不少人议论起来。

“沐风这下惨了,竟然得罪了高永峰。”

“哈哈,女朋友都被抢走喽。”

站在沐风身边的董建,气的肺都快炸了,他刚要说话,却被沐风按住了:“不用和狗计较。”

“你说什么?”高永峰先是一愣,随即大怒。

在海王大学,还没人敢对他这么说话,就算是校长见到他,那也是温言细语!

沐风笑道:“这次听清楚,我说你是狗。”

“咔嚓!”高永峰手里的酒杯直接被他攥烂了,他表情狰狞的说道:“看来你是想死了!”

“这下沐风要惨了,高永峰可是空手道黑带!”

“沐风是不是疯了?”

高永峰掏出手机,很快打开了一个文档,递到沐风面前说道:“既然你这么有种,敢不敢签下生死状!”

高永峰手机里的文档是一份格斗免责协议,在武馆之间非常流行。

“你还没资格让我签这种东西。”沐风冷笑了一声。

“你不敢?”高永峰的双目已经有些泛红。

沐风看着高永峰,冷笑道:“难道不签这种东西,你就不敢动手了吗?懦夫。”

懦夫?

高永峰竟然被骂懦夫?

周围的数千个学生全都愣住了。

“沐风肯定是怕了。”

“我还以为他真的硬气了呢。”

“这么多人围观,他抱定了高永峰不敢动手。”

“真怂!”

很多学生自认为‘看破’了沐风心中的打算,忍不住嘲讽起来。

高永峰慢慢将手机收回来,指着沐风说道:“好!很好!”

“沐风,你以后千万别单独一个人离校。”

“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高永峰发了一句狠话,转身便走,他现在不想和沐风继续做口舌之争了。

当着这么多人,沐风如果不签生死状,他的确不敢动手。

现在他只能等着肖雅过来,然后从精神上入手,肆意的羞辱沐风。

“我让你走了吗?”这时候,高永峰身后传来了沐风的声音。

“你不敢动手,不代表我就不敢。”

伴随着这句话,高永峰就感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

高永峰刚回转过身,沐风的脚也到了他的面前。

“嘭!”

沐风这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高永峰的脸上。

尽管沐风已经将力度压到了最低,可依旧将高永峰踹飞出了二十几米远,重重的摔在了一张满是酒水的长脚桌上。

这一刻,高永峰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火车给撞飞的。

他那张还算英俊的脸颊,也被这一脚踹的面目全非,左侧的脸颊几乎已经变形。

沐风一步步走过去,撕住高永峰的头发将他扯了起来,冷笑道:“你连动手的魄力都没有,也敢威胁我?”

“我要是想杀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包括现在!”

沐风身上的杀机,让高永峰打了一个冷颤,他本以为沐风是个软柿子,却没想到,沐风竟然如此的疯狂。

敢当着数千人行凶,他是打算将牢底坐穿吗?

沐风一抖手,便将高永峰扔到了几米开外。

高永峰的大脑兀在嗡鸣不止,他艰难爬起身,怒视着沐风,咬牙切齿的说道:“沐风,我要让你下辈子在牢里过。”

说话间,肖雅和两个女生也走入了礼堂,她们的学校距离海王大学不远,这一次,她是受到海王大学学生会的邀请而来,自然是精心装扮了一番。

一身纯白色的天鹅绒礼裙,将她的气质装点的格外清纯,连衣裙裙摆的白色流苏,更是让她犹若冰雪精灵,让不少人看直了眼。

看到肖雅出现,高永峰忍不住狂笑道

小说文学

:“你能打又怎样?还不是一个被女人甩掉的可怜鬼!肖雅,你告诉大家,你为什么甩掉他!”

肖雅显然也没想到沐风会在这里,她的脸色不禁难看了起来。

那场分手,与其说她甩了沐风,倒不如说是沐风甩了她。

她还清晰的记着,自己和母亲是如何被‘请’出了酒店。

面对沐风,肖雅最初的自信和优越感早已消失无踪,可越是这样,她对沐风的恨意越大!

一直以来,沐风对肖雅几乎是言听计从,也养成了肖雅骄纵的性格,上次的分手,已经让肖雅对沐风恨之入骨。

我可以甩你!

但你不能甩我!

肖雅的心里,便是这样的想法。

“肖雅,你不用害怕,把实话说出来!”高永峰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喊道:“我已经给天武区警务局打了电话,他们马上带人过来!”

“我为什么甩他?”肖雅眼神里闪烁着怒火。

“他一没钱二没势,出去吃饭都要选路边的小饭馆,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当我男朋友?”

肖雅出于报复心理的喊出这些话,心里却隐隐有些后悔,她其实很清楚沐风对她有多好,可现实往往不如童话那般美好。

以前的沐风的确没钱没势。

至少在分手之前,肖雅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经历过那场分手,看到费敏敏对沐风的态度,肖雅的心里早已不那么认为了。

肖雅的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沐风身上,全场一片寂静。

被前女友如此斥责,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会觉得无地自容。

“难道你找男朋友,就是为了找个钱包吗?”就在这时,一个清脆好听的女声打破了沉寂。

伴随着话音,身穿黑色晚礼服的姜筱雨步入了礼堂。

姜筱雨一登场,顿时让不少自诩貌美的女生失去了颜色,她那窈窕的身段,傲人的胸围以及超越她年龄的完美气质,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独特美感。

她那雪白的肌肤,如丝缎般细腻,一双美丽的蓝色眼眸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是姜筱雨。”

“我的女神!”

“女神我爱你。”

人群里,传来了接二连三的狼嚎声。

虽说姜筱雨只在海王大学美女榜排第三位,可她的气质和长相,依旧碾压在场所有的女生。

包括肖雅。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被男朋友电动跳蚤惩罚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