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7766浏览3257720本站已运行4623

善良美艳的沦为恶霸玩物,从开头黄到结尾的小说

中元节,加班,归

小说文学

家时天已蒙蒙黑。

等过了三辆公交车,一辆也没挤上去,纠结良久,最后还是决定步行回家。没走几步胃痛的不行,在路边买了个烤冷面,边走边吃。

海大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学生开学了,穿着军训服成群的从我身边穿过,看着他们稚嫩的脸颊,不由得伤感。我站到小路的一侧,让出足够的空间给他们,嘴角也许还残留着油渍。借着路灯微弱的光,我不知道他们会用何样的眼光打量我这个逆行者,或者压根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有夜盲症,根本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脚步声渐远,说笑声也随之远去,心里难免酸酸的,拾起沉重的失落继续前行。

曾经,和他们一样的年纪,我的身旁也总有三五好友围绕,一起打闹玩笑,肆意张扬毫不在乎旁人眼光。如今回想, 那些往事就跟城里的星光一样,纵使知道它存在,也根本望不见。无言变成了陪伴,耳机才是最忠实的伙伴,闯先生用他异常磁性的声音发问,“你在哪座城市,留下过怎样的故事,又怎样轻轻说声再见……”冬去春来,夏走秋至,一年又一年!

一开始的时候,很不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亦或是一个人看电影,怕被熟人看见,怕孤独感被人同情,被人放大。后来才发现,城市那么大,哪有那么多的缘分让你遇见。三年,换过三份工作,真正熟悉的不到50人,剩余认识的人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下才可以称得上是认识,但大连市一共有700万人口,所有的熟悉感融入700万的洪流中都会变得陌生又渺小。

 

渐渐地,开始习惯一个人。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果真,从来没遇见过熟人。

友情

近一个月来,我与闺蜜甚少联系,隔着两个城市,一忙起来,根本就没办法顾及彼此,但我知道她一直都在。如今回想那些幼稚的年少时光,最值得庆幸的是:在单纯的年纪交到了闺中密友。否则,我现在的人生将孤独100倍。

中石油爆炸的那天,我在相隔好几区的出租屋里看日剧,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才知道这边出事儿了,因为这样的新闻而担心我的,这世界上除了父母好像只有她了。两天前也是,这家伙给我发了条微信,我在一小时之内没有回复,连环call便一个接一个翻山越岭的打进来,得知我只是手机静音

小说文学

她才安心的舒了口气。

虽然从未说过,但是被人关心的感觉可真好。当时我就在心里想,那种失联24小时无法取得联系的新闻估计永远都没办法发生在我身上了……

爱情

我还记得上一次和大学同学的聚会,聊天的时候无意提到了最近结婚的同学,大家开始有意无意的对家庭产生了向往,对于我这种万年单身的人来说注定又沦为了被调侃的对象,只是为了反驳,我才会说出那句至今都在后悔的恶毒话,“没关系啊,等恋爱的分手了、结婚的离婚了,我们不又都一样了。”

几个月后,L在群里说她分手了,没人在意,大家觉得是玩笑话或者充其量也就是闹闹分手,都快结婚的人,怎么可能分手?但确实就是分了。我叫她一起出来吃饭,她说不要同情她,席间我们天南海北的聊,偏偏避开她分手的话题。一语成谶,最后悔的莫过于我曾经说的那句恶毒的话。

新闻上说,中国目前有两亿人单身,这么多人中,为何偏偏遇不到对的那个人?

我想是因为胆怯。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遇见过一个男孩儿,某种特殊的原因,我们只能信件来往,虽然是电邮,但漂洋过海也是成千上万公里,你以为它会是《查令街84号》一样的浪漫故事吗?错了,今年我27岁,二十岁看到会心动的情话,如今看来一文不值,我们真正见面的相处机会少之又少,我们会合适吗?我想要的是见到他,然后确定我的心意。但他想要的却是一个确定的心意,否则漂洋过海的见面不值得。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相忘于江湖,删掉一切可以联系的方式,删掉那些往来的信件,茫茫人海中我们永远不会再相见,也许某天我们甚至都会忘记彼此的姓名,成为真正的陌生人。

这才是成人世界里的感情,没有那么多的年少轻狂,也没有那么多的不顾一切。最为卑微可笑的是,我竟然真的忘记了他所有的好,最后的印象永远留在他答应来见我的那一句。

最后,他食言了。

你知道吗?我竟然还在期待爱情。但我想,也许很难再相信一个男人的诺言了。

亲情

月初刚刚签了新一年的租房合同,同时缴纳四个月的房租,交完房租后,室友兜里只剩五十块,距离发资的20号还有20天。交房租前几天,她用最后的家当给妈妈买了两件衣服邮寄回家。阿姨收到衣服的那天晚上,她们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原因大概是衣服不太合身,因为无法退还,所以阿姨有些上火。女儿一方面要劝母亲别上火,一方面又要压抑自己的委屈,挂断电话她便哭了。

合租两年,这样的事情大概是第一次。她在厨房里炒菜,依然掩饰不了抽泣的声音,彼时我正在屋子里给我的妈妈打电话。挂断电话,对面屋的房门已经紧闭。曾几何时,我也这样在紧闭的房间里偷偷哭泣,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生活,总有许多委屈无法与人言说,这一刻是孤独的,但这一刻也许只有孤独的熬过才能真正的

开心起来。

我没有勇气敲动她的门,更没有勇气走过去给她安慰,甚至没有勇气在下一刻看到她时直视她的眼睛,因为不知如何安慰?从公司到出租屋,从一个格子间走回自己的小房间,这个城市相较于家乡而言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设防感。格子间内,我们肆意孤独,走出去的我们却永远乐观开朗,明知彼此的假面,可没人愿意撕破这层伪装,所以才造就了城市的距离感。

关系再好的人之间,也有距离。

总有不好的时候,亲情既是救命良药,也是压迫设防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只愿家人好,这样我才能心无旁骛的笑闹,孤独总可以熬过,至少我知道,遥远的城市一角,有着对我最赤诚的牵挂,我怎敢不好?

我是谁?我常常质问自己,常常又找不到正确的答案。

有一天,坐在对面的姐姐问我,为什么看起来总是这

么开心?我

反问她,“我要是不开心,难道会有人逗我开心?”

显然不会有。

毕业第四年,我一个人在大连生活。相比七年前,这个城市变了很多,足球没了,啤酒节取消了,朋友也各奔东西了。多了东港,增设了地铁,还修建了跨海大桥。时光流转,七年转眼即逝,我也褪去了一身稚嫩,但依然想象不到未来的样子?想象不到是否会一辈子在这里安居乐业?

我为什么而努力生活?又为什么而努力微笑?也许我们一辈子都在寻找答案,谁又知道能不能找得到?

昨晚妈妈打来电话,老爸因为牙疼,没吃晚饭就睡着了,她一看才知道,他原来所有的大牙都掉光了,难为他忍了这么久也未提起……

孩提时,疼了可以哭,饿了可以闹!但现在,当我忍着胃痛也要完稿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我老爸的做法,原来长大了,总要一个人学着承担些什么!

赞一下
上一篇: 很黄很暴力纯肉np文,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校花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