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963浏览2883895本站已运行4415

全是肉的糙汉文,听到公婆那个声音好大

余飞笑着将最后一盘菜端过来放在桌子上,一边道:“我倒是想去当炊事兵,可是他们不让。”

他的确没当过炊事兵,不过做卧底的时候,可是当过厨师,这手艺就是那会学的。

“你没当过炊事兵,厨艺这么厉害!”兰欣欣惊奇不已,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唔,好吃好吃。老爹,姜妈,快坐过来。”兰欣欣兴奋地道。

“就等你了,可以开吃了。”余飞招呼道:“老爹,姜妈,坐近些,我给你们盛饭。”

“我来盛饭。”兰欣欣抢过饭碗,忙乎着帮大家盛饭。

一家人于是欢乐地吃了一顿难得的丰盛午餐。

老爹和姜妈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吃肉了,吃得满嘴流油,几大盘菜被吃了个精光,让余飞和兰欣欣惊讶不已,同时心里也有些难受,这些年,真是苦了二老了啊。

吃了饭后,一家人开始搬家,这破家也没多少东西,几个塑料口袋装好后,扔进面包车完事。

“余飞哥,新家在什么地方?”大家都上车坐好后,兰欣欣坐到驾驶座上问道。

“城南,光明区。”余飞回答。

“哇,和我们公司在一个区啊,太好了,以后就可以每天去吃你做的饭菜了。”想到这种美事,兰欣欣兴奋不已。

“你公司也在那里?什么公司啊。”余飞和二老坐后排,随口问。

兰欣欣发动车子,一边开出去,一边回道:“大琼集团。”

“什么?”余飞一怔:“你在大琼集团上班?”

他对大琼集团如此在意,是因为他的第一步任务就是必须打入这个大琼集团才能完成。

“那可不?”兰欣欣自豪地一扬下巴:“大琼集团是你去当兵那年成立的,短短五年的时间,已经发展成了咱们云州市第一集团,在整个华西省也是排得上号的大集团哦,厉害吧,一般人根本进不去这家集团。”

“对了余飞哥,你不是退伍了吗,把你退伍证给我,下午上班我帮你去人事部问下,看能不能把你招进去当保安。”

余飞心里一顿,退伍证?他又不是退伍,哪来的退伍证。他现在还算是在役军人,回来不是退伍,而是来执行任务的。

听到兰欣欣这话,二老可就高兴坏了。

老爹激动不已地道:“欣欣,老爹谢谢你了,小飞要是能有一份工作,我们也就放心了。”

“是啊是啊,欣欣,这事就拜托你了啊。”姜妈也附和道。

在他们心里,现在只希望余飞能有一份安稳的工作,以后找个女朋友结婚,好好过日子,可不能再步周强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的后尘。

没有一个安稳的工作,在外面游手好闲,他们担心余飞突然有一天变坏,他们是被周强给吓怕了啊。

“老爹,姜妈,你们放心吧,我一定尽力的,不过我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兰欣欣不敢把话说满,她不是领导,这事她说了不算。

“欣欣,你认识沈雨霏吗?”余飞却突然问出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正是他的目标,也是昨天在火车站碰到的那个女孩。

“沈雨霏?”兰欣欣一愣,语带惊奇地问:“余飞哥,你怎么知道她?”

“我知道她很奇怪吗?”余飞反问。

“我们都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她耶,你竟然知道她,这不很奇怪吗?”兰欣欣同样反问回去:“你们以前见过吗?”

“额,昨天在火车站见过。”余飞只好这么回答。

老爹也想起来了:“小飞,你说的是昨天我们遇到的那个女孩子?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啊。”

是啊,是个善良的人啊。

余飞心里暗叹,可是他就郁闷了,这么善良的姑娘,怎么可能……。

罗孝勇为什么将她定做这个任务的首要目标,难道这个表面善良的沈雨霏,其实是个十恶不赦的恶徒?

说真的,余飞做了这么多年的卧底,见过的恶人数不胜数,可沈雨霏给他的感觉,真的只是一个善良干净的人。

如果这一切都是伪装的,那这个女人也太可怕了。

“哦,原来你们认识了啊。”兰欣欣明白了的样子:“她是我们业务部新上任的经理,今早上刚来的呢。其实我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她那么年轻就当经理了,实在厉害,关键是,好漂亮啊,货真价实的美女经理哦。”

说起她的漂亮,兰欣欣一脸的羡慕,惊叹道:“自从她来之后,咱们公司那些男人们都疯了,业务部也成了咱们集团最热闹的部门了。”

余飞能够理解,沈雨霏的美貌他见识过,对男人来说的确有着很强的杀伤力,看来自己想拿下她,注定要成为很多男人的敌人。

想起这事,余飞就只有心里苦笑,卧底好多年,头一回碰到这种任务。

……

余飞一家人刚离开不久,两辆奥迪轿车后面跟着三辆七排座的SUV,风驰电掣般疾驶而来,在老爹家住的木棚前急刹车停下。

“砰砰……。”

 

一连串的大响声中,车门大开,从里

小说文学

面跳出三十多条刺龙画虎的汉子,嘴里叼着烟或咀嚼这口香糖,满脸的戾气,手里铁棍、自来水管、链条、消防斧、直条砍刀等等,什么都有,可谓是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最前面那辆奥迪车,副驾驶座上一位长发青年转过头,恭敬地朝后面贵宾座上一位衣冠楚楚的青年道:“楚少,咱们到了。”

青年戴着一副眼镜,脸皮白净,看上去一脸的斯文和气,然而这样一个人,却是西门桥令人闻风丧胆的楚少——楚浩文,长发青年就是昨天被余飞狠狠收拾了一顿的马龙。

早有人下车帮楚浩文开了车门,同时撑开一把遮阳伞,挡住外面的太阳。

楚浩文缓缓走下车,阴冷的目光望向前面的草棚,眉头微微一拧。

马龙捂着肚子,弯着腰也赶紧下车,他昨天被余飞把肚子打成了内伤,现在都还疼,腰杆都不敢站直。

“马龙,这就是周强父母住的家?”楚浩文盯着木棚问。

“是的楚少。”马龙急忙走过来,弯着腰恭敬回答:“他家把房子卖了后,就搬这来住了。”

“周强还没找到吗?”楚浩文冷冷地问。

“正,正在找。”马龙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地回道:“不过,他的养子余飞回来了,昨天我和我手下的兄弟,就是被他打成这样的。”

“一群废物。”楚浩文冷着脸骂了一句。

“楚少,那,那小子当过兵,很能打的。”马龙弱弱地解释道。

“一个破当兵的,算个屁!”楚浩文身后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上前一步,鄙夷地喝道:“这么多人打一个当兵的都打不过,你还有脸说。”

这人是楚浩文手下第一打手,叫阿彪,十分凶悍,传说他和特种兵都交过手,一般的大兵他更不会放在眼里。

马龙“惭愧”地低下头去,不敢再说。

楚浩文冷哼,朝阿彪吩咐:“阿彪,让几个人进去。”

“是。”阿彪会意,随即,十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木棚,很快,木棚里便响起了刺耳的打砸声。
 

“楚少,里面没人。”一帮人进去打砸一番后,一无所获地回来报告道。

“没人?”马龙心里一跳,赶紧道:“怎么可能,昨天他们还住这里的,莫非是他们怕我们报复,跑了?”

楚浩文带着杀气的阴冷目光射向马龙,吓得马龙浑身一哆嗦,心中涌起一丝不安的预感。

“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天黑之前,你没找到他们的话,五十万我找你要。”马龙脸色瞬间哭丧起来:“楚少,这,这……。”

“少特么废话。”阿彪指着马龙凶狠大喝:“按楚少说的去做,再啰嗦,我特么废了你!”

“是是。”马龙不敢啰嗦,腰杆弯得恨不得趴到地上去。

“阿彪,一把火烧了。”楚浩文望了木棚一眼,转身进了车子。

“是。”阿彪领命,立即派几名小弟上前点火。

木棚本来就有很多干草,火一点上,很快便是浓烟滚滚,火势滔天,整个木棚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而此时此刻,余飞搬家的车子已进了城南光明区,在南兴路58号停下。

这个时候,兰欣欣到了上班时间,新来领导她不敢翘工,只能抱歉地去上班了,搬家的活就只有余飞一个人来完成,当然,这对余飞来说是小事一桩。

这是一套三楼的三室一厅,八十平米左右的经济适用房,里面可能因为很久没人住的缘故,灰尘多,很乱。

余飞忙碌了一个下午,总算是将房间打扫干净,还买了不少的生活用品,床被等物。

老爹和姜妈,一个没有双腿,一个眼睛看不见,帮不了什么忙,看着余飞一个人在忙,二老心里欣慰的同时也很是惭愧。

“哇,好干净啊。”

余飞刚收拾完,兰欣欣就提着大包小包的蔬菜,猪肉进来了。

她下班后直接去的菜市场,买了东西准备给余飞一家庆祝一下搬家之喜。

中午来的时候,里面是乱七八糟,到处是灰尘,这会是窗明几净,里面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简直是焕然一新啊。

这不由得让她又高看了余飞一眼。

“欣欣来了啊,快进屋,快进屋。”老爹和姜妈急忙招呼:“你看你,来就来嘛,还买这么多东西。”

“一点点小东西而已,没事的老爹,姜妈。这些都是余飞哥一个人干的吗?”扫视了一圈干干净净的大厅,兰欣欣惊奇地问。

“是啊,都是小飞的功劳啊,你看我们,什么都帮不了,唉。”二老惭愧地叹了口气。

“老爹,姜妈,累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现在啊,你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好好享受生活才是你们应该做的。”余飞提着一桶污水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兰欣欣,笑着道:“欣欣,买这么多菜,你下厨哦。”

兰欣欣一翘小嘴:“我下厨就我下厨,我的手艺可不比你差哦,瞧好吧。”

说完,她还真的直奔厨房而去。

一阵忙碌过后,一桌丰盛的饭菜就摆在了桌上,还别说,这妮子有两下子,虽然味道差了点,但好歹能吃。

饭桌上,余飞和兰欣欣就如一对孝顺的年轻夫妻,频频给二老夹菜,让二老不由得触景生情,姜妈忍不住多了一句嘴:“欣欣啊,可惜你有男朋友了啊,要不然和我们家小飞,你们多配啊。”

这话一出,兰欣欣尴尬了,俏脸刷地绯红一片。

余飞瞅着了兰欣欣一眼,笑道:“欣欣,有男朋友了啊,那你得领来给余飞哥瞧瞧。”

“哎呀,你们说什么呢,我哪有男朋友啊。”兰欣欣红着脸道。

“没有吗?”姜妈一愣:“以前跟你的那个叫杨瑞的年轻人,不是吗?”

“不,不是啦,就一普通朋友而已。”兰欣欣弱弱地解释道:“反正,我和他不合适。我们不说他了,吃菜,吃菜。”

她既然都不愿意提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继续吃饭。

晚餐结束后,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二老便让余飞送兰欣欣回去。

兰欣欣住大琼集团公司宿舍,同在光明小区,倒是不远,走路二十分钟左右就可到达。

“余飞哥,下午我去人事部问了,很可惜,现在集团不缺保安,所以你的事……。”两人走在路灯下,兰欣欣说起帮余飞介绍工作的事,很是抱歉。

余飞无所谓地笑笑:“没事,不一定要当保安嘛,做其他工作也一样的。最近大琼集团需要招聘什么人吗?”

进大琼集团是他的任务,哪怕是扫门的清洁工,他也得去做。

“有是有,过两天就有一场春季招聘会,我们业务部招聘几个业务员。”兰欣欣回答。

“那我就去应聘业务员。”余飞道。

“啊?”兰欣欣停住脚步,惊奇的目光盯着他:“余飞哥,你去跑业务,你,你行吗?”

兰欣欣自己就是业务部的人,对跑业务的艰难可是深有体会的,业务员这种工作,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很多人要么半途而废,要么是很难做好。

余飞一个当兵的人,怎么可能会跑业务。

看到兰欣欣怀疑的目光,余飞心里笑,他做卧底的日子里,什么工作没做过啊,业务员同样做过。

他正要解释一下,突然,惊悚刺耳的尖叫声撕裂夜空,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啊——,杀人了啊!啊——,啊——!”

兰欣欣一个女生,被这惊悚的叫声吓得浑身一哆嗦,赶紧本能地靠近余飞身边,颤抖着声音道:“余飞哥,发,发生什么事了?”

“在前面,走!”余飞脸色一沉,就要冲出去,却被兰欣欣拉住。

“余飞哥,我怕,我们别去好不好。”兰欣欣脸色有些发白。

余飞一把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安慰道:“有我在,没事。”

说完,他拉着兰欣欣的手,快步朝叫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兰欣欣被余飞温暖的大手握着,顿时也不害怕了,整个人的心里全被满满的安全感充实,仿佛只要有余飞在,就是他最大的安全港湾,去哪里都不怕了。
 

前面是一个岔道口,路口放置着一个大垃圾箱。

此时垃圾箱的铁盖已被掀开,一个身穿环卫工作服的人瘫在地上,正在疯狂地嘶喊着,他似乎被吓傻了,除了喊叫之外都不知道跑。

余飞几步冲到环卫工跟前,大声问:“同志,怎么了?”

环卫工看到有人来,惊恐地指着垃圾箱:“人,死……死……人,死人!”

余飞二话不说,猛地冲到垃圾箱前,浓重的血腥味当即扑面而来,脸色随之一变。

“余飞哥,什么东西啊?”兰欣欣带着好奇从后面走过来,但她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惊悚刺耳的尖叫声撕裂长空。

“啊——,啊——。”

“欣欣,别怕,有我在。”余飞急忙转过身将惊恐万状的兰欣欣抱在怀里:“别怕,别怕,余飞哥在呢,没事的,没事的。”

“啊,啊——!”兰欣欣依然在惊恐尖叫着,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沿,她是真的被吓到了,有可能成为她一辈子的心里阴影。

余飞有些后悔,刚才不该让她过来。

“余飞哥,抱紧我,我怕,我怕啊,呜呜……。我们走,我们快离开这里,我不要在这里,不要啊……。”

兰欣欣哭喊着,如一只受惊的兔子。

“好,我们走,这就走。”余飞无奈,只好拿出手机报警后,抱起兰欣欣离去。

垃圾箱内,有一个被血水染红了的塑料袋,袋子的口子已经被解开,里面,是一具血淋淋的,被肢解了的可怕尸体。

塑料袋上,有着几个黑色的大字:“杀人者,花豹。”

……

余飞离去不到十分钟,光明小区寂静的夜空便被刺耳的警笛声撕裂,无数警车闪烁着耀眼刺目的警灯呼啸而过,让附近的居民都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以前不是没有听过警笛声,看到过警车,但这一次显得特别的急促,而且呼啸而过的警车也太多了。

余飞背着兰欣欣走在路边,看着一辆了急促呼啸过去的警车,心中隐隐感觉到,云州市的地界,不平静啊。

“余飞哥,我的宿舍就在前面。”背上的兰欣欣这会稍稍缓和下来,指着前面一个方向提醒道。

余飞的注意力从呼啸而过的警车上移开,朝兰欣欣指得方向望去。

前面路灯下,有一个气势轰宏伟的弧形大门,上写几个苍穹有力的大字:“大琼集团。”

大琼集团街对面,便是员工宿舍区。

在兰欣欣的指引下,余飞背着她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大琼集团的管理很严格,楼下保卫室有彪悍的女保安把守,男生是坚决不允许进去的,所以余飞只能送兰欣欣到这里。

小说文学

余飞正要将兰欣欣放下来,一个蹲守在门口的人影突然窜起,飞快地冲过来。

“欣欣,真的是你?”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米七左右,穿一件名贵的阿玛尼格子衬衫,是个有钱的主。

估计是在这里蹲守很久了,看到真是兰欣欣,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上先是惊喜,然后便是满脸的寒霜。

“兰欣欣,他是谁?”青年愤怒地指着余飞,厉声喝问,眼里瞬间燃起熊熊烈火。

那是一个男人被抢了女人的愤怒。

他叫杨瑞,和兰欣欣同是大琼集团的员工,就是刚才晚饭时,姜妈说的兰欣欣的男朋友。

杨瑞心中的怒火此刻是疯狂的,他今晚上打兰欣欣的电话不通,于是就在这里蹲守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了,可等来的结果却是她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背上,两人如此亲密,让他感觉一万头草泥马将他淹没了。

名义上他和兰欣欣是男女朋友关系,可特么淡疼的是,他连手都没牵过兰欣欣的。去特么的男女朋友,有这样的男女朋友关系吗?

兰欣欣的理由是,她要考验杨瑞的真心,等哪一天看到他的真心了,两人才能进一步。

好吧,为了这个破理由,他忍了。

可是现在呢,她却和一个陌生男人这么亲密,去特么的考验。

“你特么是谁,把欣欣放下!王八蛋!”愤怒的杨瑞没等兰欣欣解释,脑子一热,猛地冲上去,大骂声中,握起的拳头照着余飞的脸狠狠一拳轰了出去。

“杨瑞住手!”兰欣欣尖叫。

“啊——。”惨叫声响起,一道人影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当然是杨瑞,余飞后发先至,一脚踹出去,直接将他踹飞。

余飞有些恼火,这家伙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人,而且还是直接打脸,岂有此理,所以他也就不客气了。

这一声惨叫立即招来了无数人的注意。

楼上有人“砰砰”地推开窗户,从窗口伸出长长的脖子朝下张望。

保卫室的彪悍女保安也拿着警棍冲了出来。

兰欣欣赶紧从余飞的背上下来,看着捂着肚子卷缩在地上的杨瑞,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有些慌神了。

“余飞哥,他,他没事吧?”兰欣欣还真害怕余飞将杨瑞打出问题,这个杨瑞可不是一般人,惹了他会很麻烦。

“没事,死不了。”余飞淡淡地道。

正在这时,女保安冲到近前,一声虎吼:“谁在这里闹事!”

这声音可媲美狮子吼。

余飞寻声望去,看着眼前山一般的女人,当即冒出一丝冷汗。

高大魁梧,宽脸,短发,穿着保安制服,比男人还要男人,如果不是胸前还要两团鼓鼓的,象征女人的东西,他还真以为这是个男人。

也许是当兵人共有的气质,两人一对面,就感觉出对方也是当过兵的人。

“你,你敢打我?”杨瑞好半响后缓和过来,捂着肚子,扭曲着脸爬起来,手指着余飞,咬牙切齿地道:“王八蛋,你有种,你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威胁完这句,他愤怒地转向一旁的兰欣欣,怒不可遏地道:“兰欣欣,你什么意思?这些天一直躲着我,原来,原来你是找了另外的男人。”

“杨瑞,你胡说什么呢?”兰欣欣气急:“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发什么疯!”

“发疯?对,老子就是发疯了,都是你逼的!”杨瑞大吼:“兰欣欣,你要是找一个比老子强的,我他么认了。可你看这家伙,一身穷酸样,全身加起来还比不过老子一双袜子,就特么一个穷逼,你喜欢他什么?”

“哎哎,我说那谁,你这话就不对了。”彪悍的女保安破天荒地插进话:“穷怎么了,穷就不能恋爱了?爱情不是用钱来衡量的,懂不懂?这都不懂,难怪被甩。”

“你……。”杨瑞怒瞪女保安,但他知道这个女保安的来头和彪悍,所以是敢怒不敢言。

“柔姐说得对,爱情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兰欣欣大声接过话:“杨瑞,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分手,哈哈……。”杨瑞突然大笑,指着余飞鄙夷地大笑:“你为了这么一个穷逼,竟然要和我分手,兰欣欣,你眼瞎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很肉攻受不遮挡的腐图,t大校花陈若芸校花全文阅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