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经纬度资讯网 - www.jwdsj.com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965浏览2883895本站已运行4415

赤裸人妻撅起肥白大屁股,别再往里塞了好涨

而此时,在房间里——

“江少,何必呢?一个小小的卖酒女郎而已,如果你需要女人,我一个电话就能给你找一打嫩模过来,姿色绝对不在这个卖酒女郎之下。”

沙发上,一名帅气的青年嘴角上扬,左右双手各搂着一个妖艳的女人。

“华风,你懂个屁,这个可不是普通的卖酒女郎,我告诉你吧,她叫苏依依,是杨伟一直在追求的女人,虽然杨伟也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而已,不过令人诧异的是,杨伟直到现在都没有得手。”

江坤目光闪动,压低声音说道,“在这个县城里,杨伟将你我压的死死的,根本喘不过气来,你说如果我们将他看上的女人给上了,然后将视频发给他,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

听着江坤的提议,华风突然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我去,这个提议不错啊,只是杨伟追了那么久都没搞定的女人,我们凭什么能拿下她?”

“呵呵,山人自有妙计。”

江坤猥琐的笑了笑。

只见江坤从裤子的口袋中掏出一包白色的粉末,压低声音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当然是那种药了。”

华风撇了江坤一眼,不屑的说道。

“好吧,这的确是那种药,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药啊,它叫做一夜合散!”

“什么?一夜合散?”

华风陡然间惊呼,双眼更是在瞬间瞪的老大。

一夜合欢散,他有过耳闻。

据说一夜合散是通过特殊渠道弄来的药,无色无味,可以溶于水、酒精等液体中,可谓是防不胜防。

服用了一夜合散后后会分泌大量的赫尔蒙激素,刺激人的火。

江坤、华风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露出猥琐的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苏小姐,楼上包房里有两位尊贵的客人想要你进去敬他们一杯酒。”

就在这时,酒吧的老板金富贵出现在苏依依身边,苦着脸说道,“这两名客人来头非常大,刚才我已经替你推了,可是你看看我这脸被他们打的,我也是没办法啊,他们还扬言,你今晚上要是不去敬酒的话,就找人拆了我这个酒吧,你说我上有老、下有小,要是这里没了,我去哪里赚钱养他们啊?”

“所以,苏小姐,求求你就帮帮我吧,只是去敬他们一杯酒而已,你看你在我这里干了这么久,我可是私下里帮你处理了很多的小麻烦——”

酒吧老板金富贵他知道苏依依的为人,所以上来就打了一手感情牌,果然,见效了。

苏依依心中虽然有些抵触,但看着金富贵脸上那清晰的巴掌印,心中还是有些不忍,于是开口说道:“金老板,谢谢你这两年帮了我这么多,我明天就不来上班了,如果能帮你一点小忙我也很乐意。”

“啊?那真是,真是太谢谢你了。”

金富贵喜出望外,他原以为想要说服苏依依需要花费一番口舌呢,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

看着苏依依那窈窕的身影一步步向着楼上走去,金富贵囔囔自语:“苏依依,你别怪我啊,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谁让你长的这么漂亮,这么迷人呢。”

“拉不下来屎,怪地球没有引力,既然不怪你,难道怪我咯?”

就在这时,一个风骚的声音突然间在金富贵耳边响起,将金富贵吓了一大跳。

金富贵艰难的转过脑袋,就看到一个陌生而又年轻的面孔。

“你,你是谁?”

金富贵战战兢兢的问道。

“呵呵,我是谁?你不必知道。”

林逍遥冷笑,“看在你这一年来对苏依依照顾的份上,今天我就不和你计较什么了,我警告你,待会楼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就当作不知道,否则这个台面就是你的榜样。”

林逍遥伸出手在吧台大理石台面的一角用力一捏,顿时将大理石台面的一角给捏了下来。

看着大理石台面那粉碎的一角,金富贵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他自认为自己的身体不会比大理石台面更硬,所以还是不要招惹面前这名神秘的年轻人为妙。

见震慑了金富贵,林逍遥这才满意的走上楼梯。

来到房间外面,林逍遥双眼透视之下,屋内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苏依依,是吧?”

江坤笑着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坤,而我身边的这位朋友叫华风,刚才看到你在下面的身影,很是欣赏,所以想让你上来喝一杯酒,也算是认识一下吧。”

“呵呵,就是这么简单。”

华风也是从真皮沙发上站了起来,手中拿着酒杯,笑着说道,“你不必担心,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苏依依点了点头,从华风手中拿过酒杯,虽然江坤和华风看上去态度还算温和,但是她依然不想待在这里,她只想敬两人一杯酒后就赶忙离开。

“来,干杯!”

江坤举起酒杯,看着苏依依将酒杯凑近那艳丽的红唇,嘴角掀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

然而,就在苏依依准备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的时候,房间的们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依依,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教育我们,陌生人的东西一般不能吃,你幼儿园是门卫教的吗?”

林若风双手插在口袋中,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你是谁?”

江坤拳头紧握,寒声开口。

没想到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是你大爷。”

林逍遥走到苏依依身边,将苏依依揽在怀中,淡淡的开口,“老子的女朋友你们也敢算计?吃了龙胆吗?”

“小子,你找死!”

江坤大怒,“在县城这块,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你是第一个。”

“呵呵,你以为自己很牛逼呢?”

林逍遥冷笑,“这个做人啊,就要低调一些,而且要广积善缘,否则啊,指不定哪天就无缘无故的挂了呢。”

林逍遥是有感而发。

因为他相信杨伟父子的死讯一旦传开,那么整个县城都要震动。
 

“你是在威胁我们?”

华风猛然间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双眼中凶芒闪动,“现在跪下来给我们嗑三个响头,然后滚,这件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林若风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淡淡的开口:“为什么有点钱总是会自以为是呢,杨伟你们应该认识吧?他也和你们一样自以为是。”

听到林若风提到杨伟,两人面色不是很好看,因为他们和杨伟是死对头,一直被杨伟压制。

江坤闷哼一声,寒声好:“小子,你果然有种,竟然连杨伟都敢骂。”

“我有什么不敢的,杨伟比你们更加的嚣张,所以后来他死了。”

林若风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开口。

“他死了?你是在逗我吗?”

江坤和华风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在这个县城里,谁敢动杨伟,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别说杨伟死了,就算是他掉了一根首发,整个县城都要发生动荡。

然而,就在他们大笑不止的时候,林若风突然将苏依依手中的酒杯抢走,风一般的出现在两人面前,直接将酒杯中的酒灌入两人的口中。

“卧槽!”

两人顿时瞪大双眼,然而任凭他们如此挣扎都无济于事,林若风捏着两人的下巴轻轻用力,酒便顺着脖子进入两人体内。

在酒进入体内后,两人顿时傻眼了。

他们可是知道这酒里掺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依依,你先下去等我一会,我一会再去找你。”

将苏依依送出房间,林若风将房间的门给关上,然后掏出手机,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人。

房门关上,现在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了。

这时候,药效发作了。

 

这是想要干啥?

“放我们出去!”

两人嘶吼着向着门口的林若风冲出。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林若风那四十二码的鞋底。

“砰砰”

林若风闪电的踢出两脚,让他们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

数次的冲击都没能冲出房门。

随后,两人陡然间将目光看向了彼此,然后毫不犹豫的扑向对方。

接下来的场面真的是儿童不宜。

林逍遥拍了两分钟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强忍着呕吐的冲动离开房间。

陪着苏依依上完最后一天班,领了钱后离开酒吧。

“依依,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坐在路边的宵夜摊位边,林若风问道。

“两年前家中破产,我选择了休学,我想等到妈妈的抑郁症好了以后,我再次回到学校去。”

苏依依轻声说道。

“好啊,我支持你的决定。”

林若风因为高中毕业了就去当了兵,没能上大学一直是他的一大遗憾,他自然不想苏依依也有这方面的遗憾。

“那你呢,若风。”

苏依依情绪有些低落,“我如果去了海天市上大学,那我们就要分开了。”

“乖,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林若风大手抚摸着苏依依那柔顺的长发,“我准备好好的将我们村子发展一下,争取带着我们村子全部奔小康去。”

“另外,如果你想我了,给我打电话,我会去看你的。”

将苏依依送回家后,林逍遥回到医院。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一个爆炸般的消息席卷整个县城。

杨过、杨伟父子身亡!

当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摇头。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杨过的家中可是保镖成群,谁能潜入他的家中杀了他!

要是他这么容易就死掉的话,那早就被仇家杀死了。

不过当警方通过认证的微博、微信确认了这则消息后,整个县城一片哗然。

原来杨过、杨伟父子真死了。

而且是死在自己的家中。

很快,两人如何身死的细节就被爆了出来。

原来是国内网上a级通缉犯杨某和胡某流窜到了这里,随后进入了杨过的家中。

结果在杨过拿出一百万的时候,杨某起了贪心,不仅开枪打死了杨过、杨伟父子,还想独吞一百万,结果和胡某同归于尽。

至此,真相大白。

原来杨过、杨伟死在了两名持枪劫匪的手中。

“砰砰砰”

大清早的,竟然有人家里开始燃起了鞭炮,庆祝苍天有眼,将杨过、杨伟父子给收了去。

在这个举县欢腾的日子里,却有两个人高兴不起来。

一家酒店的房间里,江坤、华风两人面面相觑。

“杨伟死了!”

“杨伟死了!”

两人简直不敢相信,杨伟竟然就这么挂了,而且挂的是无缘无故。

“杨伟那混蛋竟然就这么死了,而且死在了劫匪的手中,只能说,他真的是作孽作多了啊。”

华风一咧嘴,笑着开口。

杨伟是他们的老对头,现在,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们心中自然高兴。

“笑?你还能笑出来?”

华风咧咧嘴,咒骂道,“特么的,老子现在就想找人弄死将我们整的这么惨的那个小子。”

想到昨天晚上他和江坤两人那不堪回首的经历,华风就有一种杀人般的冲动。那小子虽然厉害,可正当这那么多人的面抽自己,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你别冲动。”

江坤皱着眉头说道,“你记不记得昨晚上那小子说过什么话”

“他说过什么我只记得他非常嚣张。”华风咧了咧嘴,没好气的说道。

“你怎么忘了&rdq

小说文学

uo;

江坤提醒道,“我记得他说过做人,就要低调一些,而且要广积善缘,否则指不定哪天就无缘无故的挂了。”

“啊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

华风一拍大腿,“而且他还说过杨伟比我们更嚣张,所以他死了,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么说,难道他早就知道杨伟会死”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之色。

如果真像他们所猜测的那样,那就太可怕了。

“不行,看来没将这小子调查清楚之前,还不适宜对他动手。”

两人最终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那就是暂时先隐忍着,先将林逍遥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第二天,林若风再次熬制了一碗草药给自己的母亲服下,随后离开医院。

离开医院后,林若风想到了两天前,他给雷军打电话时,雷军在电话中说很忙,当时林若风没在意,但此时想来,觉得有些不对劲。

雷军是个公务员,不过所在的部门却是个油水很少的地震局,平时十分清闲,能有多忙?

林若风又想到他和雷军打电话时,从电话里传来的吆喝声,他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些猫腻。

林若风在医院门口等了很久,才等到公交车,随后来到地震局。

地震局本就是一个冷衙门,而且还是在如此落后、贫穷的县城,办公的地方也比较寒碜,只有一栋破败的大楼。

“你好,我找雷军。”

来到传达室,林若风笑着对门卫大爷说道。

“找雷军?那你要等一会了,他在打扫厕所。”

门卫大爷掏了掏耳朵,说道。

“啊?打扫厕所?”

林若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确定的说道,“大爷,你是不是搞错了啊?雷军是这里的办事员,不是这里打扫厕所的阿姨啊!”

“没错,是他。”

门卫大爷点头说道,“这几天负责打扫厕所的阿姨有事回老家了,这几天就是雷军负责打扫厕所。”

原来雷军真的去打扫厕所了?

虽然确定了这个消息,但是林若风依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雷军可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啊,就算负责打扫厕所的阿姨有事不在,打扫厕所这种事情也不应该落在雷军身上啊。

就在这时,林若风突然看到了雷军的身影。

此时,他正提着拖把从厕所中走出来,一脸苦逼的样子。

“雷军!”

林若风冲着雷军喊道。

“林若风!!!”

雷军将目光转向这里,看到林若风先是呆了一下,随后张开双手,满脸喜色的跑过来。

雷军本想给林若风来一个熊抱的,不过来到林若风面前时,却是突然间止步。

讪讪的挠了挠头,雷军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刚从厕所里出来,我身上有些脏,就不拥抱了啊。”

“你看你,和我客气啥?”

林若风笑了笑,倒是毫不在意的给雷军来了一个熊抱。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混成这鸟样了?”

林若风压低声音说道。

“这个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啊。”

雷军面色颓败的摇了摇头,“走,到我的办公室说去。”

跟在雷军的身后,林若风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中。

与其说这是一间办公室,还不如说是杂物室,一张简陋的办公桌后面,则是堆积如山的杂物。

“这就是你的办公室?”

林若风微微诧异,看来雷军这个公务员当的真是不咋滴,办公室这鸟样,还要打扫厕所。

要是以雷军在上学时的臭脾气,早就掀桌子不干了。

看来人一旦走上社会,就会被社会磨平了棱角。

“哎,说来话长啊。”

雷军从身上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林若风。

林若风接过烟,看了一眼,调笑道:“呦,堂堂公务员还抽着两三块一包的大前门,这可掉身份啊。”

“嘿嘿——这两年抽了不少烟,几十块的也抽过,不过还是觉得大前门得劲儿。”

雷军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眼中闪过回忆的神色,说道,“每次抽起这烟,就让我想到我们高中那会,穷的和什么一样,没烟抽啊,每次在人面前装逼,把烟给点燃了,等到逼装完了,就把烟给掐灭了,下次装逼接着点燃,一根烟吧,都能装逼好几次。”

“那时候啊,我就在想,总有一天,我要可以不用掐灭烟头,每次抽烟都拿出两根,抽一根,扔一根。”

“——”

听着雷军那牛逼的理想,林若风很是无语。

“是啊,那时候觉得自己很牛逼,可是现在想想,挺傻逼的。”

雷军的话也勾起了林若风的回忆。

那个时候,年少轻狂,的确做过不少傻事。

“呵呵,现在你的理想不是实现了吗?”

林若风将烟点燃,打趣道。

闻言,雷军狠狠的瞪了林若风一眼,苦笑道:“这个理想要是还不能实现,那我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不过长大后,又有了新的理想,而且理想还丰满,只不过随着踏入社会,才发现,再丰满的理想最终也被苦逼的现实社会给日穿了。”

“呵呵,几年不见,你倒是满腹牢骚,变成了愤青啊。”

林若风笑着拍了拍雷军的肩膀,笑着说道:“告诉我,你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怎么也不会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啊。”

“哎,还不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雷军摇了摇头,咬着牙说道,“前几天吧,有一天中午,我无意间撞破我们科长和一个女办事员在办公室做那种OOXX的事情,结果第二天我的办公室就到这里了,而且打扫厕所的重任也交到了我的手上。”

“这——”

林若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说雷军的运气霉到家了,看到科长和女办事员做那种事情就罢了,结果还被科长逮了个正着。

这种情况下,科长不整他,整谁啊?

林若风拍了拍雷军的肩膀,这事既然让他遇到了,那他怎么也不能熟视无睹啊。

林若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悄无声息的开启透视的能力。

顿时整栋办公楼内发生的一切皆出现在眼前。

他看到了局长在上厕所,他看到了隔壁一个办事员在打瞌睡,然后也看到了科长办公室中,瘦弱的科长正趴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啧啧——

林若风

小说文学

心里很是感叹,这个科长还真是猴急啊,这只是上午而已,就忍不住了吗?

林若风嘴角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意,笑着说道:“雷军,我这几年吧,在部队里闲暇的时候学习了一些望气之术,我观你气运正盛,这是要转运的节奏啊。”

“转运?你就别埋汰我了,你看我现在混成这惨样,你忍心吗你?”

雷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信我的望气之术?”

林若风双眼一瞪,“你给我一下,我去趟厕所,回来再和你好好说说,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望气之术有多么的牛逼。”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经纬度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平台
上一篇: 男的说我想把肉捧给你吃,扶着自己红紫狰狞的硬物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